第107章 自首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107章 自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7章 自首

  第107章自首

  “一安,真的是你?”

  伍雄双手有些颤抖,想伸过去抚摸唐一安的脸,但最终还是定格在了半空中。

  “伍叔,是我。”

  见到伍雄这位长辈,唐一安的心态有些崩,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淡然。

  果然,长辈才是最能勾起回忆,勾起内心柔软的人。

  看到这一幕,陈益犹豫了一下,松开抓住唐一安的手退到远处,静静看着前方的流水。

  待陈益走后,伍雄立即上前将唐一安扶了起来。

  “一安,你真的没死!”

  “这么多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一平那杂种是你杀的?”

  “伱怎么不早来见我!”

  ……

  面对伍雄发出的一连串疑问,唐一安不知该如何回答。

  许久之后,他深深叹了口气,道:“伍叔,你就别问了。”

  伍雄瞪眼:“我必须要知道!”

  此时,周之月,李胜国和司马敬默默走了过来。

  伍雄转头,怒道:“你们三个兔崽子,我……”

  “伍叔!”

  唐一安赶紧制止。

  “伍叔,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不清楚唐一安还活着。”

  “您明白吗?”

  伍雄人虽老但脑子依然还保持着年轻时候的精明,立即反应过来,下意识看向远处的陈益。

  见状,唐一安继续开口:“陈益他是一个好警察,其实我很庆幸遇到的是他,而不是别人。”

  “我必须面对法律的审判,这是我最后的归宿,也是……我和他的心照不宣。”

  伍雄沉默了一会,点头道:“好吧,我明白了。”

  “其他的我什么都不问,会给你找个好律师的。”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啊。”

  说完,他抬起右手,轻轻摸了摸唐一安的脸,不由得心疼起来。

  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让对方的面容有了如此巨大的改变。

  这么多年,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唐一平……

  想到这个人,伍雄的怒火掩饰不住,表现在了脸上。

  “死有余辜。”他咬牙开口。

  唐一安道:“伍叔,已经结束了,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至少在我二十年的记忆中,他是一个对弟弟很好的哥哥。”

  伍雄点头,拍了拍唐一安的肩膀:“行吧,一辈子还长,不着急。”

  “我可得好好活着,等到你出狱的那一天,到时候咱爷俩还得好好喝一杯酒呢!”

  “而且,你和之月的婚礼,我也得参加。”

  听得此话,驰骋商界多年的周之月,脸上难得露出小女人的羞涩,低下了头。

  看得出来,她对唐一安的感情极深,哪怕过去了十几年,哪怕中间经历了很多事,也不影响她对唐一安的爱。

  唐一安笑了笑:“那我倒是希望来个无期徒刑,您老就能打破寿命世界纪录了。”

  伍雄瞪了他一眼:“乌鸦嘴。”

  “行了,赶紧走吧,咱也不耽误陈警官的事。”

  看到周之月他们没有受牵连,伍雄对陈益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以周之月三人和唐一安的关系,就算没有参与唐一平被杀一案,也肯定是知情的,这一点伍雄明白。

  以前他不喜欢警察,现在突然明白每个行业,其实都有形形色色的人。

  错的是人,而不是某个行业。

  唐一安嗯了一声,回头道:“陈警官,我们可以走了。”

  陈益掐灭香烟,带着唐一安离开了墓地。

  待车辆消失在道路尽头,伍雄看向周之月三人,刚想说话。

  司马敬连忙道:“伍叔,您先回去吧,我们晚上再去找您。”

  “您想知道的事情,到时候慢慢说。”

  伍雄没有多言,点头:“行吧,那我等着你们。”

  说完,他也上车离开,这里只剩下周之月,李胜国和司马敬。

  “看来,陈益是打算放过我们。”

  许久之后,司马敬的声音响起。

  周之月和李胜国微微点头。

  司马敬叹道:“当律师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他这样的警察。”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清此案,一安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最重要的是,有温度。”

  周之月:“没错,我很吃惊他能分析出一安没死,立即锁定了齐杰,真不知是怎么做到的。”

  “我承认,是个优秀的警察。”

  司马敬沉默了一会,道:“法是大于情的,不然法律就失去了它的公平以及合理性。”

  “陈益打算揭过此事,但我也不愿给他添麻烦,这是其一。”

  “其二,唐一安是我兄弟,出了事一起承担,我不能让他独自面对一切。”

  “帮他是我自愿的,现在想把我踹走,经过我同意了吗?”

  “之月,胜国,华通就交给你们了。”

  “再见。”

  说完,他迈步准备离去。

  没走多远,李胜国追了上来,笑呵呵道:“死过一次的人了,一安老弟救了我的命,还给了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高工资。”

  “就这样把他抛弃,可不是我的作风。”

  “他是你兄弟,那我算什么?”

  “一起吧。”

  “之月!华通交给你了!”

  喊完最后一句话,两人诧异停住脚步,看到周之月快步走来,淡声道:“你们是兄弟,我呢?”

  “老婆才是一家人,懂不懂?”

  “华通有职业经理人,用不着我。”

  “我和一安,夫妻同心。”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皆是无奈。

  你们这还没结婚呢,好一个夫妻同心。

  “决定了?”

  “决定了。”

  “那走吧。”

  三人上车,跟上了陈益和唐一安的轨迹。

  法律规定:包庇罪量刑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周之月,李胜国,司马敬,在明知犯罪分子是谁的情况下,面对警方的问询谎话连篇,严重扰乱警方的查案进程,试图为嫌疑人掩盖罪行助其脱罪,符合包庇罪的认定标准。

  ……

  车内。

  唐一安望着外面的景色,久久不语。

  陈益也没有再问什么,反正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剩下了就是正规的审问流程了。

  “你说,五十岁之前我还能出来么。”唐一安突然开口。

  陈益看着前方道路,口中说道:“可以。”

  “司马敬看起来是个很厉害的律师,王颜只判了六个月拘役。”

  提到王颜,唐一安眉头皱起,继而叹了口气。

  陈益轻笑:“六个月拘役换两百万,十个人里面有九个人都会同意。”

  “在她看来,自己是赚的,无需自责。”

  “话说诬告成了你的心魔吗?一定要让唐一平经历这个过程。”

  现在所有事情都已经明朗,唐一平死亡当天之所以心情很差,原因就是因为那次诬告。

  这让他下意识想起了唐一安,所以在回家后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接到了来自唐一安的电话,最终在极度震惊和愕然之下,心脏骤停,活生生被吓死。

  一切,顺理成章。

  虽然陈益是刑警,但也不得不佩服唐一安的筹谋,过程确实是非常“精彩”。

  最重要的是,没留下什么证据。

  没有作案工具,自然也就没有证据,除非他还留着针灸针和氟化氢。

  “心魔?算是吧。”

  唐一安笑着开口,仿佛此刻不是杀人嫌犯,而是陈益的朋友。

  “对了,唐一平的死因你查到了?”

  陈益:“我们市局的法医,可不是吃干饭的。”

  唐一安点了点头:“确实厉害,看来是我想简单了。”

  “东西在倾元堂,你可以让人去找。”

  陈益惊讶:“没扔?”

  唐一安:“没有。”

  “你帮了我,我也算帮帮你吧。”

  证据链最重要的作用之一,是防止嫌疑人当庭翻供,对唐一安来说,必要性倒是小了许多。

  陈益安静了一会,道:“我交你这个朋友,赏脸吗?”

  闻言,唐一安诧异转头,继而笑道:“当然,陈警官给面子,我怎么可能不要。”

  “有机会,一起喝酒。”

  闲谈中,车辆疾驰而去。

  到了市局,陈益带着唐一安刚要走进正门,紧随而来的周之月三人,在此刻接连下车。

  “一安!”

  听到声音,唐一安身体一震,猛地回头,心中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你们……”

  三人穿过伸缩门,并肩来到阶梯之下。

  “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兄弟一起扛。”

  说话的是司马敬,他微微一笑,转移视线看向陈益。

  “陈警官,我们自首。”

  陈益看着三人,没有多少意外,只不过对其又高看了几分。

  知恩图报,兄弟情谊,伉俪情深,间接说明唐一安的魅力,着实不小。

  从犯罪情节看,加上自首行为,缓刑是可以争取的。

  “你们……”唐一安眉头紧紧皱起。

  不过,在看到周之月三人脸上洋溢的笑容后,他从一开始的生气,很快变得释然。

  他也露出笑容,说道:“好吧,兄弟一起扛。”

  周之月不满:“我呢?”

  唐一安尴尬了一下:“呃……举案齐眉,夫妻同心。”

  李胜国和司马敬面面相觑,好家伙,可真是两口子。

  周之月面对唐一安的时候脸皮很薄,又有了红晕。

  陈益在一旁觉得多余,轻声咳嗽了几下。

  这案子……

  你们是犯罪,不是表彰,怎么跟过年似的,还秀起恩爱了是吧?

  “行了,都跟我进来。”

  陈益严肃开口。

  来到办案大厅,四人直接被带到了审讯室。

  早已等候多时的卓云等人迅速围了上来。

  “陈益,什么情况?齐杰他……”

  陈益倒了杯水:“他不是齐杰,他是唐一安。”

  所有人:“!!!!”

  ……

  审讯室,陈益坐在了唐一安面前。

  “有什么需要吗?烟?水?”陈益开口。

  旁边,负责记录的警员奇怪转头,以前怎么没见对方对嫌疑人这么客气。

  唐一安笑着摇头:“不用了,开始吧。”

  陈益点头:“姓名。”

  ……

  “年龄。”

  ……

  “职业。”

  ……

  “唐一平是你杀的吗?”

  ……

  “怎么杀的?”

  ……

  “为什么要杀他?”

  观察室,随着时间的推移,看着这场审讯的卓云等人,还没从唐一安还活着的事实中回过神来,便又有了接连的吃惊和愕然。

  首先是杀人手段:针灸。

  负责给唐一平治疗的是黄大林,但他非常忙需要长时间坐诊,于是针灸推拿的活,偶尔就交给了唐一安。

  两年的时间,唐一安利用针灸手段,一次次在唐一平心室附近留下了微量的氢氟酸,为最终的必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最令众人沉默不语的,是唐一安的作案动机。

  没想到,唐一平手中竟然有多条人命,而且都是对唐一平来说最为重要的人。

  换位思考,谁经历了唐一安的痛苦,恐怕都会和唐一平拼命。

  此刻,没有人觉得唐一安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反而是一个为父报仇,为兄报仇,为己报仇的可怜人。

  车祸重生,低调回归,宣告了唐一平生命进入倒计时。

  “哎。”

  有警员忍不住叹了口气。

  刑警就是这样,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破案的压力,还有世间百态,以及很难接受的意难平。

  身处光明,看到的却都是黑暗,努力去照耀,最终发现在黑暗中,居然还有更恶心的事情。

  这需要很强大的心脏,不然迟早发疯选择辞职。

  “李胜国知道你要做什么吗?”

  审讯室,陈益询问。

  既然三人选择自首,那他自然准备彻底查清,不放过任何细节。

  如果李胜国知道唐一安想干什么,那他可就不是包庇那么简单了,而是帮凶。

  帮凶和包庇,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数罪并罚在量刑上区别很大。

  唐一安摇头:“他不知道。”

  “不论是周之月,李胜国还是司马敬,都在案件之外。”

  “整个作案过程,他们是毫不知情的,我不可能和他们说。”

  陈益:“那他为什么,要故意在唐一平面前提到倾元堂。”

  唐一安:“我跟他说,我想见见唐一平。”

  “见过之后,再根据自身所学,让唐一平不得不多次踏足倾元堂,治疗身体的暗疾。”

  “现在每个人都是亚健康状态,身为中医想做到这一点,还是不难的。”

  陈益:“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唐一安点头:“有。”

  他看着陈益微微一笑:“来根烟吧,未来几个月我可能抽不到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