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冬天是恋爱的季节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112章 冬天是恋爱的季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2章 冬天是恋爱的季节

  第112章冬天是恋爱的季节

  临近年底,阳城犯罪率有了上涨趋势,各分局和派出所都有些忙碌,主要是盗窃案的频发。

  年底加班,似乎是这些盗窃犯的内部箴言。

  想想也能明白,手里没钱,确实不好回家过年,某些人的心思就开始活络起来。

  相对其他同事的忙碌,市局倒是清闲了不少,并没有重大刑事案件的发生。

  都快过年了,很少有人会闲着没事,在这节骨眼去犯罪。

  市局办案大厅,到了下班放假的点,坐在自己工位上的陈益长长伸了一个懒腰。

  这年终总结写起来还真是挺累的。

  “陈益,放假了约个场啊?”卓云凑过来,准备和陈益规划难得的休息时光。

  陈益笑道:“行啊,有什么安排给我发信息,我都有空。”

  卓云:“得嘞,到时候联系你啊。”

  下班后,陈益和方书瑜并肩离开市局,身后卓云等人紧跟着走了出来。

  “我看啊,撑不过年后了。”

  说话的是卓云。

  江晓欣奇怪:“什么撑不过年后?”

  卓云指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这两个家伙啊,撑不过年后了……我说的可不是人撑不过年后,关系,关系。”

  紧接着出来的陆永强听到后,笑着开口:“全局都知道人家要谈恋爱,时间的问题罢了。”

  同事之间没有规定不能谈恋爱,不过比较特殊的部门,也许会协调调岗,不过中间余地很大,倒也不算事。

  卓云感叹:“有共同语言就是好啊,陈益懂法医学,而方书瑜从小耳熟目染,虽然是一名法医,但对刑侦肯定也感兴趣。”

  “这两个人凑到一起,能聊一晚上都不带重样的吧?”

  “天生的一对啊。”

  “我说老陆,晓欣,咱们不会明年就喝喜酒了吧??”

  江晓欣对此持怀疑态度:“有这么快?”

  卓云:“保不齐啊。”

  “我这是不是属于吃亏了,结婚的时候还没认识陈益呢,不公平啊。”

  江晓欣笑道:“那你和他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不包红包,或者你再举行一次婚礼。”

  卓云转头:“伱说的是人话吗?”

  “走了走了,放假回家,过两天喊同事们聚聚,这一年给我累的啊。”

  “得亏是陈益入职,不然麻烦可大了。”

  众人各自离去,市局渐渐变得冷清不少,要是下了雪,会显得更冷静,只剩下了值班的人。

  警察有假期,但局里要一直有人,包括除夕夜。

  除夕守护不打烊,这可是在万家灯火亮起之时,警方对全城百姓的安全承诺。

  不仅是值班,街上还要有巡逻的人,警察的工作相对来说还是非常辛苦的。

  ……

  街道上挂起了红灯笼,沿路树木的枝干上也有小灯在闪烁,不时可以看到摇摆的盘长红结,显示着国家独有的符号。

  晚饭后的陈益和方书瑜,带着愉悦的心情,行走在热闹的街道上。

  他们放假比较晚,而更多的人早已放假,外出感受节日气氛。

  今天方书瑜穿着洁白的羽绒服,长发散落在身后,隔开了同样雪白的围脖。

  寒风凛凛,她吹弹可破的脸颊有些微红,但掩饰不住喜悦之情。

  以前过年放假的时候就是回家,然后在家里无聊,看书,玩手机。

  今天,身边多了一个人的身影。

  冬天是很特殊的季节,某些东西可以让人感到温暖。

  “诶?棉花糖,好久没吃过了。”

  方书瑜发现了棉花糖摊位,加快脚步。

  平时这条街是不允许摆摊的,只有过年才会放开,各种吃喝玩乐的摊位给整条街增添了少有的热闹气息。

  配合商铺传出恭喜发财的喜庆音乐,年味能令所有人忘却烦恼。

  很快,方书瑜接过老板递来的棉花糖,心满意足的吃了一口。

  “好甜,甜的有点……过头。”

  看着比方书瑜脑袋还大的棉花糖,陈益笑了笑。

  恐怕路过的人永远不会想到,这位手拿棉花糖,清纯、美丽、可爱的女孩,竟然会是市局的法医。

  这番场景,很难和站在法医台,熟练解剖尸体的职业联系起来。

  要是知道,可能在大家眼中就……不那么可爱了。

  “你要吃吗?”方书瑜递了过来。

  陈益笑着摇头:“算了算了,我口味比较重,受不了太甜的东西。”

  闻言,方书瑜没有坚持,美滋滋自己吃了起来,两人边逛边聊。

  “套圈?陈益你要不要来?”

  方书瑜又是发现了有意思的摊位,怂恿陈益去试试。

  陈益看了一眼比较拥挤的人群,玩味道:“让我去?我怕老板破产啊。”

  “我觉得啊,做人还是要厚道点。”

  方书瑜一脸不信:“真的假的,那个关公雕塑你能套上?”

  她说的是最后一排的巨大雕塑,得有半人高了,价格不菲。

  这要是被套走,老板铁定得心疼很久,不过雕塑和圈相比大了不少,套上是不可能的,只能挂上。

  老板已经吆喝过了:挂上也算。

  难度依旧不低,几乎不可能。

  陈益:“我套上怎么办?”

  方书瑜想了想:“你要是套上,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反之亦然。”

  陈益:“成交。”

  两人凑了上去,买了五十块钱的圈。

  二十一桶,五十三桶。

  陈益跃跃欲试,从第一排开始。

  第一排都是一些不值钱的小玩意,伸手就能够到,很简单。

  一击命中。

  老板看到后,刚要过来拿,陈益摆手:“等一下,一会再说。”

  老板诧异,倒也没有坚持,站到了一边。

  陈益瞄准了第二排,用了五个圈的试错,再次命中。

  然后就是第三排,命中。

  第四排,命中。

  直到第五排命中后,陈益这边第一个桶里的圈还没用完。

  不少人注意到了陈益的不简单,围观起来,老板也开始警惕,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陈益的动作。

  第五排试错六个圈,第六排试错十个圈。

  老板慌了。

  “我去!这么准!”

  “牛逼啊,套后边的!”

  人群拥挤了不少,什么时候都不缺看热闹的,尤其是在过节气氛的加持下。

  到了最后一排,试错成本骤然增加,两桶全部清空。

  老板松了一口气,但警惕依然没有减少。

  现在有很多高手,就喜欢给套圈老板上课,他以前被上过,所以一次次加大难度,现在最后一排的东西几乎不可能拿走。

  倒也不算奸商,主要赚钱为主,而且客户们也都是娱乐。

  陈益甩了甩有些冰凉的手,继续尝试,找寻规律。

  终于,在二三十次的试错后,陈益抓到了关键点,手里的塑料圈抛了出去。

  所有人的视线跟随塑料圈移动,塑料圈在弹性的作用下翻滚了几下,颤颤悠悠的停在关公雕塑的头上。

  气氛安静了一会,登时哗然。

  “卧槽!这尼玛!”

  “这哥们牛逼啊!五十块钱套了这么多东西,还抱走了关公雕塑。”

  “确实厉害。”

  议论声响起,所有人佩服的看向陈益,动静吸引了更多的人,里三层外三层。

  老板的脸色当即黑了下来,纠结了半天后,最终无奈叹了口气。

  这么多人看着,耍赖是不可能的,他准备下次再放远一点。

  丢了这个雕塑,今天的盈利算是大幅度下滑,不过倒也不至于亏本。

  “真的假的?”

  方书瑜也是吃惊,不吃棉花糖了,紧紧盯着那停在关公雕塑上的塑料圈,似乎在奇怪那玩意怎么可能停住。

  “我赢了。”

  陈益笑呵呵拍了拍手。

  “走吧。”

  “东西不要了?”

  陈益:“不要了,那么沉拿回家干吗?”

  “老板,生意兴隆啊,再见。”

  正要去给对方抱关公雕塑的老板顿时蒙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两人就已经转身离去。

  周围人群随之安静下来,齐刷刷转头看着对方离开。

  这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情侣,游戏人间,没有任何利益的掺杂。

  有钱人的生活啊。

  “我可以提一个要求了对不对?”

  路上,陈益笑着开口。

  方书瑜身体一紧,讪讪一笑:“是……是的,啥要求啊?”

  陈益托着下巴想了想,转头看向身边的方书瑜。

  方书瑜有所察觉,停住脚步和陈益对视,不由得心中有些慌乱。

  等等!我说的可不是那种要求啊,你可不能乱来!

  本想警告一番,但看到陈益深邃温柔的眼神,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有了好奇,好奇对方的要求,甚至还莫名有了期待。

  “没想好,下次再说。”陈益笑了笑,迈步上前,“这天,有点冷,刚才手都麻了。”

  方书瑜愣了一下,略微松了口气。

  看着陈益的背影,她咬了咬嘴唇,快步跟上,很是自然了抓住了陈益的右手。

  陈益感受到的不是冬天的冰冷,而是柔软的温热。

  “还冷吗?”

  陈益微笑:“不冷了。”

  方书瑜:“这算你的要求不?”

  陈益不乐意:“那可不行,耍赖么这不是?”

  方书瑜:“谁耍赖啊,那你快说,不然我睡不着觉。”

  陈益:“不说。”

  方书瑜:“说不说?”

  陈益看着一个方向,目光亮起:“嗯?有好吃的!”

  方书瑜立即转头:“哪呢?”

  两人渐行渐远,融入到红色的节日氛围。

  直到晚上方书瑜回家躺在床上,脑海中还在回忆刚才的时光。

  她失眠了。

  可能真的因为陈益没有提要求,她膈应的睡不着觉。

  也可能,是因为别的。

  心脏的跳动,在安静的夜晚感受极为强烈。

  ……

  年前大家都忙着走亲戚,所以想象中的聚会并没有发生,也许在年后才能提上日程。

  陈益和方书瑜在这几天也没有再见面过,平时基本都是微信联系。

  字里行间中,能感觉到两人的关系有升温的趋势,应了那句话:友情越位,恋人未满。

  除夕到来,家家户户张贴福字和春联,夜晚的高空不时有着烟花绽放。

  阳城是限区域限时间燃放烟花爆竹,并不是一棍子打死,不然传统佳节的日子,岂不是少了许多乐趣和味道。

  张姨已经回家过年了,今晚是沈瑛亲自下厨,七八个美味佳肴让餐厅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沈瑛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早年陈志耀在商界打拼的时候,一直是沈瑛照顾着家里。

  你理解我创业的艰辛,我感谢你在背后默默的支持,夫妻同心,才有了现在这样的好日子。

  陈志耀也在厨房帮忙,两人的身影陈益看在眼里,从心理和情感上,都接受了这对父母。

  看来自己上辈子真的是功德无量,才能穿越重生到这样的家庭里。

  微信提示音响起。

  方书瑜:吃年夜饭了吗?

  陈益:还没呢,马上就吃,你呢?

  方书瑜:正在吃,晚会要开始了,回聊啊。

  陈益:回聊。

  “吃饭了!”

  听到沈瑛的招呼,陈益放下手机来到餐厅,为陈志耀打开了一瓶好酒。

  这种已经具备货币流通性质的白酒,他其实喝起来没感觉到多好喝,可能是境界不到。

  价格的差距在,总归是不同的。

  便宜没好货这句话虽然片面,但同样具备深刻的道理。

  “又是一年过去,来小益,咱爷俩干一杯。”

  陈志耀心情很好,端起了酒杯。

  陈益笑了笑,举杯碰饮。

  耳边是晚会开始的声音,外面是烟花爆竹的辞岁,一年中最舒服快乐的时间,也就是今天了。

  “小益,你和方法医怎么样了?”沈瑛没有忘记这件事。

  陈益起身给陈志耀满酒,口中说道:“快了,快了。”

  闻言,沈瑛目光一亮:“那什么时候带回家给我们看看啊?我觉得年后就是很好的机会。”

  “初六初七怎么样?”

  陈益坐下后道:“妈,我说快了不是马上的意思,您的思维有点跳跃了。”

  沈瑛没有放弃,继续追问。

  时间,就这么在家长里短中,来到了午夜十二点。

  倒计时结束,外面的烟花爆竹声更大了。

  陈益拿起手机,给方书瑜发了一条信息:新年快乐。

  方书瑜秒回:新年快乐。

  陈益:我想到我的要求了。

  方书瑜那边安静良久,方才回复:什么?

  陈益:送给你的新年礼物。

  方书瑜打了个问号。

  陈益:这个机会送给你,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

  方书瑜:这么好?不后悔?

  陈益:不后悔,初一是看贺岁片的时间,去不去?

  方书瑜:好啊,几点?

  陈益:下午两点。

  方书瑜发了一个收到的表情。

  陈益笑了笑,看着沈瑛为他端来新年的饺子。

  “妈,新年快乐。”

  沈瑛笑道:“新年快乐。”

  北方过年是吃饺子的,不过南方似乎没有这个习俗,这也是南北带来的差异,不止是气候。

  当天下午一点半,陈益和方书瑜准时在阳城最繁华的商业区集合,两人并肩进了电影院。

  今年的贺岁片还不错,大咖云集,电影院内充满了笑声。

  初一似乎全阳城的人都出来了,显得非常拥挤,但每个人并无不满,反而享受这种热闹的气氛。

  今天方书瑜把头发盘了起来,显得端庄许多,成熟的气质更加美丽动人,收获了不少惊艳的目光。

  两人看的是一场朝代电影,门外有卖周边的摊位,他们驻足停留,饶有兴致的逛着。

  某一刻,陈益视线定格,拿起了一枚玉簪。

  他觉得这枚玉簪很适合方书瑜的发型,也没经过同意,便忍不住为其插上。

  女售货员看了一眼,目光明显亮起:“真漂亮。”

  下意识的开口,应该是真心话,和卖货无关,却不知指的是玉簪还是人,亦或者戴玉簪的人。

  “送我吗?”

  方书瑜拿起透过镜子看了看,颇为满意。

  陈益轻笑:“当然,买单。”

  看着扫码付款的陈益,方书瑜觉得对方的侧脸在今天极为顺眼,不知是不是节日气氛的加成。

  她的心又跳了起来。

  “陈益,你送给我的要求,能用吗?”

  陈益按动手机:“可以啊。”

  方书瑜:“那你当我男朋友吧?”

  陈益动作一顿,缓缓转头。

  女售货员也是惊了一下,好家伙你们不是情侣啊?不过……好像马上就是了。

  而且,还是女的表白?

  颜值如此高的女孩,这男的这么优秀吗?

  面对陈益的注视,方书瑜不由得紧张起来,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贸然。

  自己这是怎么了?话没忍住就说了出来,还是当着外人的面,放在以前很难想象。

  两人对视了一会,陈益轻笑:“既然送你的要求便不能拒绝,好啊。”

  闻言,方书瑜略微沉默,道:“你……是因为要求不能拒绝?”

  吃瓜的女售货员此刻心中一咯噔,原来你是个直男啊?活该你单身好不好?现在能说这种话吗?白痴啊!

  陈益笑容不变:“当然不是,跟我来。”

  说着,他拉起方书瑜的手,不等她反应,快速来到了商场走道的围栏前。

  这里是五楼,商场一共七楼,向下眺望是来来往往的人群。

  陈益微微抬头,轻轻打了个响指。

  砰!

  伴随着礼花炸开的声音,无数粉红色气球闪烁着美丽的荧光,自顶楼倾泻而下。

  这一幕极为壮观,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其中还有不少气球的下面,绑着礼物盒一般的东西,上面写着新年快乐。

  众人始料未及,以为是商场的活动,顿时激动起来,气氛更加热闹。

  考虑到人群发生踩踏的可能,礼物盒加重了,下坠速度极快,被幸运者握在了手里,倒也没有争抢事件发生。

  不过气球还是很漂亮的,很多父母笑着接住,递给了身边的孩子。

  欢声和笑语,充斥在商场内。

  “职业缘故,我们还是低调点好。”

  陈益指了指上面,方书瑜在愣神中抬头。

  高空有几张画卷展开,那是方书瑜的照片,只有认真工作的背影,却没有面容。

  人群也注意到了画卷,窃窃私语,顿时明白了这应该是有人要表白,但却迟迟不见主角出现,背影也只能靠想象。

  从对方玲珑有致的身材看,长得估计不错,却不知是否为背影杀手。

  初一在阳城最繁华的商业区搞这一幕,价格肯定不低,有钱真好啊。

  “你……”方书瑜迟疑。

  钞能力有些时候还是很管用的,哪怕方书瑜也不能免俗,至少不会去讨厌。

  陈益笑道:“新年第二个礼物,也算新关系界定的第一个礼物吧。”

  方书瑜回过神来:“你今天要和我表白?”

  陈益:“我可没这么说。”

  方书瑜:“那我亏了,不行,你表白一次。”

  陈益:“呃,我不。”

  方书瑜:“快点!”

  陈益:“我拒绝。”

  不知不觉中,方书瑜靠在了陈益的肩膀上,轻声道:“感觉很好,原来恋爱是这样子的。”

  气球飘落而下,陈益伸手接住。

  冬天,是恋爱的季节,这个年过的舒坦。

  ……

  初七,卓云发起了同事聚会,当陈益和方书瑜手牵手出现在餐厅包厢后,场面顿时鸦雀无声。

  卓云呆了一下:“呃,发生了什么?”

  周业斌也在,同样意外,给了陈益一个你厉害的眼神。

  他早已猜到结果,半年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了,是该前进一步。

  挑过年下手,你可真会找时间。

  话说……方厅知道吗?

  看陈益一脸嘚瑟的样子,貌似还不清楚方书瑜老爸是谁?

  这件事就有点不科学了,真没人告诉他的吗?

  “你们来真的是吧?”陆永强站起身,笑着说道。

  江晓欣:“十天前我们还在聊这件事呢。”

  周业斌摆手:“行了行了,别站着了,坐,没见过谈恋爱是吧?”

  众人相互寒暄,各自落座。

  江晓欣和方书瑜坐在一起,拉着她小声道:“书瑜,陈益啥时候表白的?”

  方书瑜:“呃……”

  她内心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现在着实有些后悔。

  “没有没有,就是……水到渠成而已,没谁表白。”

  江晓欣奇怪:“这样吗?”

  大家八卦了一会后,三分钟热度,注意力很快从陈益两人身上移开。

  年后,周业斌可要归队了,这才是重点。

  “陈益。”

  “周队你说。”

  陈益放下茶杯。

  周业斌开口:“年后复工是治安重点维护时间,这次下各个派出所指导协调工作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吧?”

  陈益点头:“是,周队,没问题。”

  周业斌嗯了一声:“我对你还是比较放心的,今年你的职位可能有所变动,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

  “嗯?”

  陈益微愣。

  其他人也是相互对视,默契的笑了笑,看来真的要火箭式的直接跳到副队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