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方叔,方厅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118章 方叔,方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8章 方叔,方厅

  第118章方叔,方厅

  刑侦副队长办公室。

  陈益轻轻打开房门,看到方书瑜正在那里擦拭桌子,优雅的背影非常迷人,让人浮想联翩。

  耳后的发丝垂落而下,轻轻粘在了精致的脸颊上,那里有着汗水和劳动后的微红。

  对方应该打扫很久了,地面也是干净的,靠在墙边的书柜也一尘不染。

  方松平要是看到这一幕,不知会不会把三级警督给收回来,毕竟他自己家里的书房,也没有享受过女儿清洁工的待遇。

  陈益有些感动,缓步靠近,伸手从背后抱住了她。

  方书瑜吓了一跳,刚想挣扎,回头看到是陈益后,笑道:“回来了,办公室都给你收拾好了,直接能用。”

  “喏,那个烟灰缸我是从网上看到的,挺喜欢,你觉得呢?”

  “你看看还有什么缺的东西。”

  陈益略微沉默,凑近轻声道:“谢谢。”

  男人热气让方书瑜身体一僵,下意识扭动身体:“谢什么,以前也没见伱这么客气。”

  “快放开我,还得干活呢。”

  陈益笑了笑,松开手拿起抹布:“我来吧,你歇一会。”

  方书瑜倒也没有拒绝,抬手擦了擦汗,就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看着忙碌的陈益,她开口道:“在派出所半年多,感觉怎么样啊?”

  陈益一边干活一边笑着开口:“挺好的,压力小,就是鸡毛蒜皮的纠纷实在是遭不住。”

  “现在大家法制观念都很强,不管什么事只要是冲突,第一反应都是报警,这就导致基层的工作量很大,我深有体会啊。”

  “记得有一次,一个女的不满小摊老板突然涨价,直接报警了你敢信,你能想象我有多无语吗?”

  那次报警事件陈益选择站在老板这边,符合市场规定选择微涨价格很合理,那女的多少是有点大病,最重要的是也就几块钱的纠纷而已。

  方书瑜道:“基层就是这样的,很正常,能看到世间百态,相信你也一定成长了不少吧?”

  陈益点头:“成长肯定是有,但这不是还没来得及继续成长呢,就碰上了酒托诈骗案。”

  “话说还真有点舍不得,等有空了真得回去看看。”

  “哦对了,里面有个叫秦飞的民警不错,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和执行能力,而且有着一颗为社会安定做更多贡献的心,是个刑警好苗子。”

  “你说我要是给张局提一下,能借调过来吗?”

  方书瑜笑道:“不知道,你试试呗?能得到你的肯定,想来应该有过人之处。”

  “我想起来了,就是上次和你一起贴普法宣传海报那个吧?”

  陈益:“对没错,就是他。”

  方书瑜点头:“我有印象,看起来呆呆的。”

  陈益:“那是你们到的太突然,没反应过来。”

  “你最近怎么样,局里没啥大案子吧?”

  方书瑜:“案子有,命案没有。”

  陈益嗯了一声,继续忙碌。

  气氛安静了一会后,方书瑜突然道:“陈益,你周末有空吗?”

  闻言,陈益下意识转头:“这话怎么听着像刚认识没多久的时候,我周末能有啥事,有空。”

  “怎么,发现了一个好地方,要带我去玩玩吗?”

  方书瑜摇头:“不是。”

  陈益放下抹布,转身拿起方书瑜的水杯喝了一口,好奇道:“那有什么安排?”

  方书瑜眨了眨眼,道:“我爸想见你。”

  噗!

  此话让陈益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看得方书瑜一脸无奈,赶紧去拿纸巾。

  话说你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咳咳!”

  陈益咳嗽了两声,愕然道:“你爸要见我?!”

  方书瑜把纸巾递了过去,道:“是啊。”

  “怎么,不敢?还是说你只是想和我谈恋爱,没想过以后?”

  陈益接过纸巾擦了擦嘴,连忙摆手:“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有点突然而已。”

  “你等我缓一缓啊。”

  方书瑜不给对方时间,追问道:“去不去啊?”

  陈益:“嗯……去,当然去,肯定去,必须去,这怎么能不去。”

  连续五个“去”字让方书瑜狐疑,她打量了陈益一眼,道:“你很紧张?”

  陈益:“大姐,换位思考啊,今晚去我家你去不去?”

  方书瑜愣了一下,连忙道:“不……不去!”

  坏了,她也开始紧张了。

  陈益摊手:“你看,我说的吧?”

  方书瑜沉默,共情之后她理解了对方下意识的抗拒,片刻后迟疑:“那……你还去吗?不去也行。”

  陈益:“去,当然去,可不能让伯父觉得我是个怂货。”

  “周几?”

  方书瑜:“周六下午。”

  陈益:“妥了,你爸喝什么酒啊?”

  方书瑜:“呃……我不太懂,都行吧。”

  她知道陈益不可能空着手去,第一次见女朋友的父亲空手,这只有白痴才能干得出来。

  两人聊了有二十分钟后,敲门声响起。

  “进。”陈益转头。

  年轻警员只把头伸了进来,冲陈益嘿嘿一笑:“陈队,上面的会开完了,张局让你去一趟他办公室。”

  陈益:“行,我知道了。”

  传完话,年轻警员离开并带上了房门。

  “那我过去了,今天晚上有点事,就不一起吃饭了。”陈益冲方书瑜说道。

  方书瑜没有多问:“行,我知道了。”

  情侣之间也需要隐私,有些时候问太多并不好,只会引起对方的反感。

  当陈益来到张晋刚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周业斌也在,两人聊的很开心,但不像是在聊工作。

  “张局。”

  张晋刚招手:“来来来陈益,坐,正和老周说你呢。”

  陈益上前坐了下来,奇怪道:“说我?说我什么?”

  张晋刚笑道:“说你和方法医啊,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见过家长没有?”

  陈益:“呃。”

  这可真是巧,我们那边刚聊完这件事,你们这边又开始讨论了。

  市局这是天天侦办刑事案件压抑太久了吗?逮着一个八卦死命的聊,这都半年过去了热度还没下来。

  难不成真得订婚结婚之后,才能消停么。

  “张局,周队,云哥他们关心这件事也就罢了,你们俩不至于吧?”陈益有些无奈。

  周业斌开口:“闲着也是闲着,张局问你话呢,见过家长了吗?”

  陈益倒也没有隐瞒,老老实实回答道:“还没有,不过书瑜刚才说她爸想见我,周六下午就去。”

  “哦?”

  听得此话,张晋刚和周业斌二人不约而同的直起身,随即相互对视了一眼。

  “周六下午?”张晋刚看陈益的眼神中颇有深意,“你知道她爸是谁了?”

  陈益点头:“知道啊,和我们一样都是警察。”

  张晋刚:“我指的是名字。”

  陈益:“那就不知道了,问人家名字多没礼貌。”

  见状,张晋刚又靠回沙发,笑呵呵道:“好,好,希望你周六一切顺利。”

  “方法医的父亲的确是一名警察,而且我也认识,老警察了,说话可能会严肃一点,到时候你也不要介意。”

  陈益轻笑:“这是当然,老警察经验丰富,值得我们这些后辈尊重和学习,就算古板严肃也很正常,我有心理准备。”

  周业斌端起面前的茶杯,意有所指:“但愿吧,那可不一定。”

  陈益查案的时候极为聪慧,现在好像有点傻,猜也能猜到吧?可能没往那方面去想。

  陈益看向周业斌,奇怪了一下,刚想说点什么,被张晋刚打断:“哦对了,方法医父亲喜欢喝浓香型白酒,不要买酱香更不要买清香,价格不宜太贵,工薪水平即可。”

  “其他的,你看着办。”

  闻言,陈益目光一亮,感激道:“多谢张局!”

  他正愁这件事呢,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工薪的浓香白酒?这好办,直接找许灿让对方推荐,拉个十箱二十箱,未来好几年的问题都解决了。

  张晋刚含笑点头:“行,闲话就说到这里,聊聊你以后的工作安排。”

  陈益神色严肃起来:“是,张局您说。”

  张晋刚手指习惯性敲着大腿,开口道:“阳城正在急速发展期,近几年外来人口很多,犯罪率居高不下,这件事你也了解,所以以后忙起来的时候,分工要明确一下。”

  “你的能力我很放心,那么卓云这个侦查组长,暂时就先划给老周,你有问题吗?”

  他知道陈益和卓云这段时间合作的很好,硬生生拆开总得询问彼此的意见。

  卓云反正是有点不乐意,他的意见不重要,就看陈益了。

  陈益说道:“没有问题,我同意。”

  张晋刚嗯了一声,道:“当然了,只是形式上而已,真单独遇到了大案子,刑侦支队全体还是要通力合作。”

  “我的意思是忙不过来的时候,陈益你作为刑侦支队的副队长,又这么年轻,就多干点活,替你们队长多承担点责任。”

  周业斌看了过来。

  陈益:“好的,我明白。”

  张晋刚点头:“剩下的就不提了,各有各的职责,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现在可以说出来。”

  到此,陈益想了想,说道:“城东派出所有个叫秦飞的,我觉得是个当刑警的好苗子,不知有没有可能把他借调到咱们刑侦支队呢?”

  “当然,只是借调,先用用再说,如果最终发现不是这块料,再遣送回去便是。”

  张晋刚思索了一会,看向周业斌:“你说呢?”

  周业斌道:“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可以,能在半年内得到陈益的肯定,身上必然有突出的品质。”

  “基层民警借调到刑侦支队或者刑侦大队,也不是稀奇的事情,以前经常有这种情况,而且派出所民警才是维护社会治安的主力,他们基层经验丰富,如果再加上条件突出的话,完全可以借调。”

  “到时候如果表现很不错,再考虑留下,为我们刑侦支队补充新鲜血液。”

  听完周业斌的话,张晋刚微微点头:“我再研究研究,过两天给你答复吧陈益。”

  陈益:“好的张局。”

  ……

  当天下班后,陈益独自离开了市局,身后还回荡着卓云的喊声。

  “不是,陈益!你连跳升职不请客的啊!吃大排档也行啊!”

  陈益回头吆喝了一句:“明后天再说啊,我今天有点事!”

  说完就没了踪影,消失在卓云的视线下。

  见状,卓云无奈摇头,转身回了办案大厅。

  “这小子能有什么事,连方法医都不要了。”

  众人偷笑,卓云一下午都在念叨陈益请客的事情,连地点都差点选好了,结果对方根本没这个意思。

  看对方火急火燎的样子,应该是真的有事。

  另一边,陈益开车离开市局后到指定地点接上了姜凡磊,随即两人驱车赶往许灿的小仓库。

  许灿家里就是做白酒的,有这层关系不用白不用。

  “啥?去老丈人家??这么快?!”

  车内,姜凡磊很是意外。

  陈益纠正道:“注意措辞,不是老丈人,是女朋友的父亲!”

  姜凡磊:“那不一个意思吗?你老丈人干啥的?”

  陈益:“警察。”

  姜凡磊:“我去,又是警察?你算是掉警察窝里去了。”

  “我说你把许灿拉上能有啥事,原来惦记他仓库里的酒。”

  陈益:“他是专家,找他少走弯路。”

  姜凡磊建议道:“我觉得不靠谱,你爸那里酒多啊,偷你爸的啊,什么典藏限量啥的,绝对够面。”

  陈益:“你可闭嘴吧,那些酒太贵了,这跟送钱有什么区别?”

  姜凡磊不太懂:“是吗?好吧,当我没说。”

  闲聊中,两人开车进了一个高档小区,停在了某独栋别墅的后面,这里是车库和储藏室的位置。

  许灿早就在等着了,看到两人下车,笑着上前分别给了一个拥抱。

  “好久不见。”

  “我说陈益你不地道啊,平时不烧香,联系我就是要酒,我很伤心,特别伤心。”

  王立华被杀一案已经过去了十几个月,大家选择性忘记,不会闲着没事去提。

  不好的回忆,该忘的就该忘掉。

  陈益拍了拍许灿肩膀,笑道:“哥们,拜托拜托,我也不怎么懂啊。”

  “今天我请客,随便点。”

  许灿指了指陈益:“你说的啊。”

  说完,他回身来到储藏室,用力拉开了卷帘门。

  姜凡磊凑近看了一眼,当即吃惊:“卧槽!”

  面前的储藏室非常大,足足一百多平,最重要的是层高很高,酒架子目测得有三米。

  室内玲琅满目,存放着各种各样的中高档白酒和红酒,俨然一个名酒展览馆。

  陈益眨眨眼,沉默片刻后道:“我说许灿,我要的是低价浓香型白酒,你是不是带我来错地方了。”

  许灿笑道:“你不是送老丈人吗?想低调奢华有内涵对不对?找我找对了。”

  “进来进来,我给你拿。”

  说完,他迈步走进储藏室,从最里面角落翻了半天,最终翻出了两瓶年份久远的瓶子。

  “这个酒,当年全国只生产了一万瓶便停产了,市场价六百。”

  “不过,它的实际价值要远高于六百,要是拿到懂行懂酒的拍卖场里去拍卖,价格能翻十倍以上。”

  “小众酒,不上不下的,倒也没人闲得蛋疼真去拍卖,也没有人求购。”

  “重点是味道,这瓶酒在浓香型级别里,绝对能排上号,我保证你老丈人喜欢。”

  “你看,表面价格不高,奢华性内敛,靠不靠谱?”

  陈益有了兴趣,接过酒瓶子研究了一会,点头道:“你可真是白酒行业里的人才,就它了,我按六千一瓶给你转账。”

  许灿摆手:“转个毛的账,请客吃饭就行了,今晚消费高一点行不行?”

  陈益没有矫情,笑道:“好啊,不是说了么,随便点。”

  许灿:“出发!”

  ……

  当晚,和姜凡磊许灿吃完饭的陈益回到了家,看到陈志耀和沈瑛还在客厅没睡。

  “爸妈,还没睡呢?”陈益打了声招呼。

  沈瑛看了过来:“小益,上次嘱咐你的事情,和书瑜提了吗?”

  陈益和方书瑜的恋爱关系已经不是秘密,两人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知道了。

  于是乎,见面便提上了日程。

  准确的说,是沈瑛自以为的日程,但陈益一直拖着。

  “啥事啊?”陈益开口。

  沈瑛不满道:“你这孩子,让书瑜来家里坐坐啊。”

  “你们都谈了半年多了,该领回家坐坐了吧?”

  提及此事,陈益纠结了一会,迈步来到客厅,说道:“我先答应人家了,回头再说吧。”

  沈瑛愣了一下:“答应什么?”

  陈益坐下后道:“这周六去书瑜家,先见见她的父母。”

  “啊?”

  沈瑛和陈志耀面面相觑,前者迟疑:“小益,按照习俗来说,应该是女方先去男方家……哎算了,这无所谓,那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带什么东西知道吗?”

  确实有女方先去男方家的习俗,对比较传统的家庭来说,一般都是男人当家,所以情侣会先见男方父母,这样显得男方有地位。

  不过那是早年的事情,现在没有必要性,其实怎么样都挺好。

  陈益点头:“准备好了,不用担心。”

  陈志耀此时开口:“家里我还有不少酒,你要是需要的话就去拿。”

  “不过我听你说对方也是警察,太好的酒显得……不太合适,你自己看着办吧,”

  “还有啊,这周去了书瑜家,下周就让书瑜来这里吧,怎么样?”

  陈益:“行,我问问,尽量,那我上楼了。”

  陈志耀嗯了一声。

  ……

  时间来到周六下午,在外面玩的差不多的两人,开车行驶在去方书瑜家的路上。

  这个点正好,留出了彼此见面聊天的时间,然后刚好吃饭。

  开车的是方书瑜,路上她转头看了一眼副驾驶的陈益,笑道:“是不是有点紧张?”

  陈益轻咳:“哪能呢,我是谁,怎么可能紧张,就是有点……不舒服。”

  “下次你去我家的时候,就知道什么感觉了。”

  方书瑜:“反正我现在很舒服。”

  陈益:“……”

  随着时间的推移,汽车开出市中心,拐进了一条树木葱郁的小路。

  此刻陈益觉得有点不对劲,汗毛竖起,猛地直起身,动作大到甚至拉动了安全带。

  “怎么了?”方书瑜开口。

  陈益皱眉,小声道:“气氛有问题,这是去哪的路?没开错吧你?”

  “我感觉周围……嗯?”

  前世他曾遇到过很多危险,这导致他对危机的灵敏性极高,甚至有狙击手拿枪指着他,他都能有解释不通的条件反射。

  话没说完,他瞪大眼睛,透过车窗看到了远处的放哨武警。

  呆滞了一会后,陈益视线随着武警转移,直到整个脑袋转到了后面。

  “书瑜你……”

  “你爸是干什么的?!”

  有武警站岗的家属大院,里面住的绝对不可能是一般人。

  方书瑜安静了一会,实话实说:“他叫……方松平。”

  陈益:“方……”

  完了,失算了,现在下车是不是晚了?

  凌乱中,方书瑜将车停在了一处别院前,并告诉陈益到了。

  陈益仿佛没听到,静静坐在那里,生无可恋。

  他倒不是被方书瑜父亲的身份吓到,以前更厉害的他也见过,只不过临到门口才知道,着实有点突然,而且感觉自己被坑了。

  不是被方书瑜坑,是被市局所有人坑。

  方书瑜笑了笑:“没事,我爸挺随和的,你见了就知道了。”

  陈益开门下车:“我信你才出鬼了。”

  很快,陈益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站在了二层小楼门前。

  门铃响起,伴随着脚步声,方松平亲自过来开的门。

  看到方松平站在自己面前,陈益身体一僵,挤出笑容:“方叔……呃不,方厅。”

  方松平打量陈益,微笑道:“不必见外,叫我方叔就行,进来吧。”

  “好的好的。”

  陈益连忙答应,等方书瑜先进去了,他在后面跟着。

  当房门关上后,客厅那边传来中年女子的声音。

  “是陈益来了吗?”

  伴随着声音落下,方书瑜的母亲伸头确认了一下,目光亮起,连忙过来迎接。

  “陈益,来家里不用这么客套,下次不准这样了。”她接过陈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来来来,别站着了,进来坐。”

  看到方母,陈益这才知道方书瑜是遗传了她的颜值,端庄中透露着高贵,和一直在商界打拼的沈瑛相比,多了稳重和才气。

  同属上层人,气质完全不同。

  他姿态放得很低,客气了一番,跟随几人进屋。

  “你们先聊,我去厨房准备准备,书瑜啊,你也跟我来吧。”

  方母招呼方书瑜进了厨房,留下了陈益独自面对方松平。

  对陈益来说,气氛是凝固的。

  “抽烟吗小陈。”方松平随意拿起烟盒。

  陈益:“抽一根……也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