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这是情杀啊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127章 这是情杀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7章 这是情杀啊

  第127章这是情杀啊

  晚九点,询问室。

  当卓云好不容易找到董玉波的时候,对方正在阳城一家闹吧里摇头晃脑的蹦迪。

  闹吧是酒吧的一种,也可叫做夜店。

  从身份证使用记录看,他并没有在宾馆酒店开房间,也不可能返回出人命的海云公寓,估计是要在夜店蹦跶一晚上。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死的是自己好朋友,尸体还在自己床底下,一连串的刺激倒也能理解。

  “呼……”

  董玉波应该是喝了不少,全身瘫软的坐在在椅子上,仰头看着上方的天花板,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反光的白色,让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董……”

  卓云刚想说点什么,被陈益阻止,他身体前倾看着面前的董玉波,开口道:“洪珊珊被抓了。”

  “嗯?”

  这句话非常管用,董玉波猛地看向陈益,酒瞬间醒了大半。

  “洪珊珊被抓了?彭默真是她杀的?!”

  声音中,带着吃惊与愕然,还有浓浓的难以置信。

  陈益:“你这句话很有意思,真是她杀的?”

  “你早就猜到是她杀的了吗?昨天怎么不说。”

  董玉波:“我……”

  他转移视线:“我没有,我只是很意外罢了!”

  说完,他低下头,揉了揉有些糟乱的头发,整个人显得很是烦躁。

  陈益摆手:“给他倒一杯浓茶,再加点蜂蜜。”

  闻言,旁边的秦飞转身离开。

  董玉波低声开口:“这是什么组合,能好喝吗?”

  陈益淡声道:“你现在考虑的不应该是好喝不好喝的问题,浓茶可以提神,蜂蜜可以缓解酒精对大脑的作用,我现在需要伱保持清醒。”

  “说说吧,怎么回事。”

  董玉波奇怪:“说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

  陈益:“你刚分手的女朋友,杀死了你最好的哥们,还把尸体固定在了你家里的床底下,你说和你没关系?”

  此话让董玉波沉默,半响后方才开口:“我……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们应该直接去问洪珊珊才对。”

  陈益:“问你自然有理由,还希望你能配合警方的调查。”

  “洪珊珊,为什么要杀彭默,我不相信你不清楚。”

  董玉波摇头:“很抱歉,我真的不清楚,请……请不要逼我好吗?”

  “我……我不想聊这个问题,不想聊这个问题……”

  陈益盯着他看了一会,对方此刻的状态有点奇怪,好像知道点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对于自己前女友杀死自己好哥们这件事,他是有悲伤情绪的,但是在悲伤之下,好像还有一丝……紧张。

  不,不是紧张,更像是恐慌。

  恐慌彭默的死吗?还是恐慌自己曾经朝夕相处的女朋友,竟然会摇身一变成为杀人凶手。

  总之,对于凶手是洪珊珊这个事实,董玉波表现出来的只有震惊,但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意外,说明他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见得董玉波非常逃避内心抗拒,陈益换了一个问题:“那好吧,我们聊聊别的。”

  “你和洪珊珊为什么分手,这件事总可以说吧?”

  此时,秦飞开门进来,将一杯颜色很深的茶水,放在了他的面前。

  董玉波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后,缓声开口:“分手是我提的,我觉得……我觉得她性格有问题。”

  陈益:“什么问题。”

  董玉波迟疑:“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感觉怪怪的,令人感到害怕。”

  陈益不着急,慢慢引导:“那就举个例子来说吧,她哪几个行为,让你觉得怪。”

  董玉波想了一会,说道:“刚认识洪珊珊的时候,她是一个非常温柔可爱的女孩,也很成熟,这几个特点并不冲突,我在她的身上都能看到。”

  “最让我心动的,是她很会为别人考虑,什么事情都先想着我,有时候哪怕牺牲自己的情绪,也要先照顾我,这一点太难得了。”

  陈益:“迎合,是吗?”

  “哪怕她非常不喜欢,但是你喜欢,她也会优先照顾你。”

  董玉波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听着董玉波的评价,房间内的卓云等人对洪珊珊有了新的印象,这可真算是一个宝藏女孩啊,可惜了。

  陈益:“继续吧。”

  董玉波:“好。”

  “后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她就……有了一些变化,倒不是对我不好了,她依然对我很好,依然和从前一样迎合我,但是……但是她很敏感,敏感的有点过分。”

  “只要我微信回复慢一点,她的电话就得打进来,如果三次不接,半个小时内她就会出现在我工作的酒吧,然后质问我为何不回信息,不接电话。”

  “那里可是酒吧啊,音乐非常吵,忙的时候不回信息接不到电话很正常吧?你说她是不是敏感过头了。”

  “而且她还不是很生气的来质问,是可怜兮兮的质问,让我有火都发不出来!只能哄着!”

  “这还只是不回信息不接电话的后果,要是碰到我和哪个女的走的近一点,更严重。”

  “你说一次两次也就罢了,经常这样谁受得了?”

  陈益:“你指的是占有欲吗?”

  董玉波:“对,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她经常无理取闹,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但每次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抓狂啊!”

  “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她经常用死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问我是不是变心了出轨了,吓人的很。”

  “最后实在受不了,只能分手。”

  陈益沉吟了一会,道:“你和彭默有没有在背后说她坏话,让她知道了。”

  董玉波:“这……”

  “说是说过,她知不知道就不清楚了。”

  女闺蜜在一起会讨论男友,反之亦然,闺蜜团三个字不是女性专属。

  心情郁闷和好哥们吐槽两句,倒也正常。

  陈益微微点头,道:“洪珊珊在你家住过吗?”

  董玉波:“以前经常住。”

  陈益:“彭默呢?”

  董玉波:“偶尔住过。”

  问到这里,陈益突然开口:“你肯定知道洪珊珊的作案动机,告诉我。”

  突如其来的话题转折让董玉波差点没反应过来,神色僵了一下后,道:“我……我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我们说过她坏话?”

  陈益:“你以为杀鸡呢?看不顺眼就宰了。”

  董玉波摇头:“那我就不清楚了。”

  陈益:“你和彭默认识多久了。”

  董玉波:“大概五六年吧。”

  问到这里,陈益站起身:“好吧董先生,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

  董玉波抬头:“我可以走了吗?问完了吧?”

  陈益来到董玉波身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再等等吧董先生,希望下次我们聊的时候,你能跟我说实话。”

  董玉波脸色微变:“我说的就是实话啊!真的不知道!”

  看着一言不发的陈益离开询问室,他收回视线,无奈叹了口气。

  办案大厅。

  陈益回忆今天在酒吧询问吴林的情况,开口道:“这个洪珊珊,应该是有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

  众人看向陈益。

  “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怎么讲?”卓云询问。

  陈益:“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是一种比较可怕的复合型人格障碍,日常生活中多表现出迎合榨取。”

  “所谓的迎合,就是揣摩他人,并与目标建立牢固的契约关系,迫使对方满足自己的欲望。”

  “今天吴林曾说,洪珊珊案发当天自语【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自己好,自己就能得到想要的】,这是典型的反向索取。”

  “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属于后天习得的行为模式,一般可以追溯到幼年,小时候犯了错误,通过伪装卖惨逃避指责,迎合他人博取同情心。”

  “一旦行为链形成,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严重。”

  “说的简单点,就是以自伤行为获取利益,我怎么样无所谓,但你需要给我想要的。”

  “从董玉波的描述看,洪珊珊符合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的判断标准。”

  陈益的话让大家吃惊,双重人格还不够,又来了一个人格障碍吗?

  表面上,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卓云皱眉想了想:“听起来……好像不可怕啊?为什么说可怕?”

  “洪珊珊迎合董玉波应该是为了爱情,她想要索取的就是爱情,董玉波作为男朋友给她便是了,也就是占有欲强了一点,细细想来也不算太过严重。”

  陈益摇头:“不。”

  “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非常可怕,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因为一旦与之建立契约极难逃避,任何想斩断契约的行为,都会造成不可预估的后果。”

  “你不是看到了吗?”

  卓云心中一惊。

  是啊,结果已经看到,彭默死了,董玉波心中也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搞不好精神也得出问题。

  一具尸体出现在自家床底,董玉波没被当场吓死吓晕已经算很不错了。

  胆小心理素质差的,恐怕当场就得进医院。

  “也就是说,洪珊珊杀死彭默仅仅是为了惩罚董玉波吗?就这么简单?”卓云开口。

  陈益:“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是洪珊珊的主人格,与杀人人格没什么关系,这其中应该还有其他刺激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有件事我们还没有做。”

  “搜查彭默的家,也许能得到答案。”

  ……

  晚十点半,阳城某单身公寓,十二楼。

  房门打开,警员鱼贯而入,开灯走进彭默这二室一厅,一卫一厨的房子。

  “嗯?”

  刚进门,陈益动了动鼻子,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很轻盈的香水味。

  一般,只有女人才会用。

  彭默有女朋友吗?

  带着疑问,陈益扫视房间环境,很干净,很温馨,很整洁,几乎可以说一尘不染了。

  一个单身男青年能把家收拾成这样,还真是比较少见。

  身后,卓云四处看了看后,说道:“我想起来电影里的一句台词。”

  旁边的秦飞同样开口:“我也想到了。”

  卓云:“一起说?”

  “房间整洁没异味,不是伪娘就是……”异口同声的话,在房间响起。

  陈益没有说话,转身来到洗手间。

  牙膏牙刷洗化用品的摆放很整齐,如同强迫症一般,让人看着很舒服。

  沐浴露,用的是某品牌的红石榴沐浴露,价格还是比较高的,能持久留香。

  陈益打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一瓶香水。

  凑近闻了闻后,确定就是刚才一进门所闻到的那个味道。

  整个房间给人感觉没有一丝阳刚之气,反而带着浓郁的阴柔。

  他放回了香水,自语道:“真是这种取向的话,线索就都对上了。”

  “那董玉波呢?他也是吗?如果是,为何要与洪珊珊在一起。”

  “双性恋?合理。”

  陈益离开洗手间,来到了彭默所在的卧室,技术警员此刻正在仔细搜索,提取所看到的一切生物组织。

  虽然这里不是案发现场,有用没用他们也不知道,但这是他们的工作,也是陈益的命令。

  陈益没有打扰,绕过走到床头柜前,拿起了上面的一个相框。

  相框里是两个人,董玉波和彭默,彼此笑得很开心。

  照相时间应该有几年了,两人容貌看起来比现在要年轻不少。

  董玉波双手抱肩,双腿分开站在中心主位,身旁的彭默单脚撑地,整个人依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脸……呃,幸福。

  彭默如果是个女的,这幅画面看起来很美好,也能用小鸟依人来形容,可惜他不是,所以对正常人来说,这幅照片着实有点古怪,说的难听点有点恶心。

  陈益倒是没什么偏见,将相框递给了身后的秦飞。

  随后,他打开衣柜,里面的衣服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类型,泾渭分明,如同星球南部某处双海洋交界,左边是绿色海水,右边是蓝色海水,互不相融。

  陈益抬手翻了翻,小清新装扮,紧身衣裤,它们无声传达着一个信息:彭默取向有问题。

  另一边,四处查看完毕的卓云走了进来,口中说道:“好家伙,这是情杀啊,彭默是洪珊珊情敌吧?”

  “董玉波真够可以的,男女通吃,这次回去我看他说不说实话。”

  陈益:“他不是嫌疑人,我们尽量委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