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王佑的书房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157章 王佑的书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7章 王佑的书房

  第157章王佑的书房

  将该男子彻底控制后,他被拉了起来。

  陈益把注射器递给身旁的卓云,随即迈步上前。

  男子微微抬头,也不闪躲,就这么和陈益对视,陈益能清楚的看到对方双瞳内的血丝,以及若有若无的狠辣与疯狂。

  可能杀第一个人的时候,男子还是正常的,动机和行为全由仇恨驱使,而当第二个人,第三个人,直到第六个人被杀后,男子的心态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麻木中带着畅快,畅快中衍生出兴奋。

  扭曲的心理一般是从小养成,但成年后的一些行为,同样能对人的性格产生很大的改变。

  所谓:气质先天自带,并无好坏之分,性格后天形成,有优劣之别。

  这里说的气质是心理学名词,不是外表给人的感觉。

  像历史名著中的林黛玉,就属于抑郁质气质,这是天生的,无法改变。

  而性格,是可以改变的。

  陈益知道,眼前这个男子在十五年前,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叫什么名字?”陈益缓声开口。

  男子神色平静,张嘴道:“王佑。”

  陈益:“你爸叫什么。”

  男子:“王……子阳。”

  王子阳这个名字,让陈益响起了乌沐阳。

  干这一行的,名字倒是都特别的很,不过陶汉辉属于普通型的。

  陈益:“为什么要杀洪广彦。”

  王佑微笑:“你摆这么大阵仗,自己不清楚吗?还用问我,别说废话。”

  见状,卓云神色一怒:“好好回答问题!杀那么多人还有理是了吧?!”

  王佑转头看了过去,淡声道:“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永远成不了大事,怪不得你只能做他的下属呢。”

  “抓我的又不是伱,别和我说话,我不想和白痴交流。”

  卓云:“????”

  陈益摆手,示意卓云安静。

  这个王佑心理素质极其稳定,已经不是普通罪犯了,而且正如之前判断的那般,自负的很,觉得自己非常聪明。

  甚至于,真的敢明目张胆的在警方的保护下,对洪广彦下手。

  他不怕被抓,或许已经做好了和洪广彦同归于尽的准备。

  可以想象,一旦对方得手,就算最终被抓了,那么整个江城警方乃至省厅,都会成为笑柄。

  “快走!老实点!”

  此时远处传来动静,之前在隔壁盗窃的那名男子已经被警员追上,押了回来。

  “陈组长。”

  “陈组长,这家伙偷了两条金项链和一枚金戒指,还有几千块的现金,赃物怎么处理?”

  陈益:“直接还给失主。”

  警员:“是!”

  说完,他转身离开。

  陈益指着王佑询问:“认识吗?”

  男子抬头看去,脸色当即变得有些愕然:“你……”

  陈益:“是他让你来偷东西的吗?”

  男子怒道:“就是他!王八蛋!坑我是吧!”

  “领导,领导!冤枉啊!我让他给坑了!”

  王佑沉默,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陈益:“怎么坑的?”

  男子赶紧交代:“领导,是这样,前两天我在那边……逛街,这个王八蛋找上我,说给我点钱,雇我去偷这家的金首饰,还说屋里那女的是他前女友,不但出轨了还骗他钱!”

  听完男子的话,陈益看了王佑一眼,后者嘴角微微扬起,带着嘲讽。

  “前两天逛街?”陈益似笑非笑,“真是逛街吗?说实话,人都在这站着了,没必要再满嘴跑火车。”

  闻言,男子讪讪一笑:“其实……差不多,我在逛街的时候想摸……手机来着,让这家伙给逮到了。”

  陈益哦了一声:“所以,是威逼加利诱,不仅仅是利诱。”

  男子连连点头。

  看着周围的特警,他咽了咽口水,以前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啊,这家伙犯了多大罪??

  “领导,我算立功吧?我……”

  陈益打断:“我没看出你哪里有立功表现。”

  “带走吧,交给治安大队严肃处理。”

  “是!”

  男子被架走,还不放弃:“领导领导!没有我你也抓不到他啊!帮帮忙帮帮忙!少判点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声音逐渐远去。

  周围警员无奈,要是所有罪犯都和他一样白痴一样胆小,那工作倒是简单了。

  此刻陈益看着王佑,开口道:“利用他转移警察的注意力,故意惊动失主,然后翻墙进入准备杀人,电视剧看多了吧?”

  王佑脸色依旧冷漠,仿佛没有感情:“计划难道不完美吗?至少我成功进去了,并且见到了他……可惜让你小子给坑了。”

  “他人呢?我记得他进去了,没出来过。”

  陈益:“里边呢,二十四小时有人贴身保护,吃的喝的每天都经过严格检查。”

  “你杀不了他的。”

  王佑微微点头:“明白了。”

  “让我知道你们在钓鱼,玩计中计是吧?”

  “你是谁?”

  陈益:“省厅指派,113专案组组长,陈益。”

  王佑并不惊讶,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年轻有为,看来是省厅的宝贝,很有魄力啊,刚才你差点死了。”

  陈益挑眉:“我?差点死了?”

  “你还差的远,带走吧。”

  “走!”

  听到命令,刑警立即押着王佑准备上车,特警也没有离开,在后面跟随。

  手里有着六条人命的疯子,必须要重视。

  看着王佑被押上车,此刻的陈益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摸出身上的香烟点燃。

  周围,有不少被动静惊醒的居民,扒着门缝在那里偷看,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大案子,需要特警出动。

  现场,只剩下了陈益三人,以及几位赵启明派来保护陈益的市局侦查人员,不过在保护上没发挥出什么作用。

  陈益以身入局,选择正面面对凶手,将风险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保证不会出现任何伤亡情况。

  此刻,市局的几名警员看向陈益的眼神中,从原本的敬佩现在带上了敬畏。

  回想整起案件的侦破,哪怕到了最后线索都是严重缺失,很难锁定凶手身份,而对方却做到了成功抓捕。

  到底是运气,还是心理上的博弈呢?

  可能都有,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结果最重要。

  “通知老赵老何他们,调查清楚王佑的身份,准备搜查他的家。”

  抽了一会烟后,陈益开口。

  卓云:“是!”

  凌晨四点,早已进入梦乡的孔汉勇,接到了来自赵启明的电话。

  “你说什么?!!”

  孔汉勇震惊的大喊吵醒妻子,他不管不顾,迅速起身穿上衣服,踢上鞋就走,连裤腰带都没系好就慌不迭开门冲了出去。

  “老孔你……你干吗去?!”妻子在后面一脸懵逼,不知道对方因何变得如此激动。

  夜晚的江城街道,三辆警车急速驶过,吸引了不少还在享受夜生活的青年男女视线。

  车内。

  “王佑,四十岁,未婚,宁城人,宁城?!”

  “医学专业,曾经是江城医科大学……的辅导员,现在在后勤工作。”

  何时新看着电脑,念出了王佑的资料,他就是宁城人,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自己老乡。

  “父亲王子阳,于二十五年前失踪,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母亲在二十年前,因病去世。”

  “这……还真让我说中了?”

  何时新相当的意外。

  之前在古墓附近山岗上寻找凶手痕迹的时候,他曾说过一种可能,凶手之所以变得丧心病狂或许不仅仅是因为父亲的死。

  现在看来,难道母亲病逝也是诱因之一?

  赵启明:“没想到真的和医学有关,师父当年的判断倒也没有偏的太严重。”

  “二十五年前十五岁,十五年前二十五岁……”

  “他这是刚毕业就开始杀人吗?”

  陈益靠在副驾驶的座椅上,看着窗外的店铺急速后退,开口道:“如果他母亲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任何情报来源的话,能凭一己之力查到孙健力等人的身份,确实有点厉害。”

  警方调查有着权限和人数的优势,而王佑可什么都没有,只能靠时间去磨。

  赵启明表示同意:“没错,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等搜查完他的家,审审就知道了。”

  陈益:“此案历时四十天,大家都辛苦了,虽然凶手已经抓到,但暂时还不能有任何的放松,再坚持一下。”

  赵启明笑道:“这是当然。”

  “要说最辛苦的还是陈组长,带领我们终于侦破了十五年前的连环杀人案,查明了所有真相。”

  “说实话,陈组长刚来的时候,我还是有那么一丝怀疑的。”

  “抱歉抱歉。”

  陈益:“何止是你啊,案子查到一半的时候,我都开始怀疑自己。”

  此案,是他穿越以来所遇到的最复杂的一个案子,只要忽略掉其中一条线索,都有可能导致案子变成悬案。

  还好,结果没有让自己以及所有人失望。

  闲谈中,王佑的家到了,就在江城医科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区里。

  房子不是买的,而是租的。

  长期租住。

  开门进去后,众人四散开来,准备对王佑的家进行地毯式勘查,不放过任何一条线索。

  每一个细节,都有可能是本案的关键证据。

  “这房子可真不小啊。”赵启明左右看了看。

  虽然是三室两厅,但面积却达到了一百五十平方左右,一家人住倒也罢了,但王佑却只有一个人,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从十五岁开始,二十五年的时光,难道他的心思都用在了复仇上吗?

  陈益缓步来到书房的位置,转动把手的时候发现是锁着的。

  “打开。”

  陈益后退。

  有技术警员立即上前,三下五除二破开了锁。

  陈益走了进去,身后跟着的是赵启明与何时新。

  啪!

  当灯亮之后,所有人愣住,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面积很大的书房,几乎是卧室的两倍。

  看来,客厅原本应该是长客厅,但房主在毛坯装修的时候选择了拆掉书房靠客厅的墙,又在客厅垒砌了一面新墙,大大增加了书房的面积。

  初衷肯定不是为了当书房用,但王佑把它当成了书房。

  因为,可以看到整个书房的两边墙壁上,挂着两个巨大的黑板,黑板上是各种各样的照片以及文件。

  甚至于,还有线条描绘,简直就像市局办案大厅的案情分析板,不知道的还以为王佑是警察呢。

  “我滴妈。”

  赵启明与何时新被惊呆了,上前仔细查看。

  这些都是受害者的照片以及活动轨迹,最下方,还贴着每一名受害者被杀时候的定格画面,相当的恐怖。

  就连陈益此刻也是抖了抖眼角,这个王佑比他想象中还要执著,还要可怕的多。

  来到桌子前,陈益戴上手套拿起一个瓶子,打开闻了闻,是麻醉剂。

  旁边,还放着一个铁铲,铁铲上没有血迹,暂时不知道是不是凶器,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角落是个精致的盒子,陈益将盒子拿起,轻轻打开。

  一枚熟悉的碎片进入视线,他见过,那是清墓内唐海兽葡萄镜的碎片。

  “进来几个人全带回去,仔细搜查!!”

  赵启明回头喊了一句,随即来到陈益这边。

  看着对方手里的碎片,他开口道:“只拿了一个碎片吗?啥意思?留作纪念?”

  何时新也走了过来,说道:“父亲用生命换来的东西,留下倒也正常。”

  “恐怕他每看一次,仇恨就会增加一分啊。”

  赵启明叹了口气:“哎,既然他查到了,为什么不报警呢?多人涉案就算时间过去很久了很难找到证据,口供还是能审出来的,口供有了再去找证据,这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陈益合上手中的盒子,将其递给了身后的警员,说道:“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啊,他母亲在五年后去世,这里面应该还有内情,而且他之所以学医,可能是因为母亲。”

  “不过……他能对曹宇宁下手,确实已经疯了,此案已经不仅仅是复仇,而是滥杀无辜。”

  孙健力他们的死可以共情理解,但曹宇宁,不该成为仇恨的牺牲品。

  现在的曹家,只剩下了孤儿寡母,还有一个不知情的老太太。

  当年的王佑或许目标明确,但现在的王佑内心已经没有任何怜悯了。

  时间有时候可以冲淡痛苦,有时候可以加重内心的罪恶,王佑属于后者。

  陈益越来越觉得,王佑在十年之内,很有可能受到了二次刺激。

  刺激的来源,应该就是盒子里的碎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