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新的重要线索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178章 新的重要线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8章 新的重要线索

  第178章新的重要线索

  聊了一会后,陈益掏出烟盒,很自然的递过去一根。

  房间里有烟味,说明廖邵伯会抽烟。

  “谢谢。”

  廖邵伯接过,起身来到办公桌前拿过来一个烟灰缸,放在了茶几上。

  烟灰缸是正方形的,玻璃制品。

  陈益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继续和廖邵伯了解关于耿雯的情况。

  “廖先生,你刚才说耿雯平时很少出门,也没有朋友?”

  廖邵伯点头:“是啊。”

  陈益:“曲平蕾认识吗?”

  “曲平蕾?”廖邵伯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姓曲啊,姓曲的还真是少见,不认识。”

  陈益奇怪:“你们都结婚了,她的朋友你不认识吗?”

  就算耿雯无父无母,也不可能没有朋友,这不符合正常逻辑,哪怕性格比较孤僻,也该有几个认识的人才对。

  别的不说,耿雯可是已经走完了小学到大学的过程,而且大学还是重点大学,毕业后又上了不到一年的班。

  能没有朋友?

  陈益不太相信。

  如果真的没有,那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还是那句话,反常必有妖。

  廖邵伯回答:“我真的不认识,我们是旅游结婚,没有大摆宴席,婚后从未听她聊起过自己的朋友。”

  陈益陷入思索。

  这可真是奇了个大怪。

  聊到这里,廖邵伯在他眼中的作案嫌疑小了一些,主要是杀人动机的缺失。

  性冷淡而已,应该不至于杀人。

  除非廖邵伯在愤怒之下,对耿雯用了强,过程中失手导致了耿雯的死亡,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因此,需要到廖邵伯的家里去看看。

  想到这里,陈益开口:“廖先生,方便我们去伱家看看吧?主要是想看看耿雯的房间,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

  廖邵伯倒也没有拒绝:“行吧,但我这边走不开,我给你提供家里密码锁的临时密码,你们自己去可以吗?”

  陈益:“可以,那就多谢廖先生了。”

  廖邵伯:“没事,她毕竟是我的老婆。”

  陈益:“对了,还有这间办公室,方便我们来人检查一下吗?”

  廖邵伯诧异:“这里?这里检查什么?”

  陈益微笑:“例行检查而已。”

  廖邵伯无所谓道:“好吧,你们想干什么就干吧,都是为了查案,我配合。”

  几人离开了餐馆,上车后,何时新道:“这个廖邵伯也太冷静了吧,我怎么觉得他嫌疑很大啊。”

  陈益沉吟间开口:“反应确实有点问题,查一下他的资料吧。”

  “秦飞,给强哥打电话,让他马上带着痕检去耿雯的家里看看。”

  秦飞:“好。”

  陈益继续道:“云哥,给曲平蕾打电话。”

  闻言,卓云拿出手机,找到江晓欣发进群里的号码,拨了过去。

  没过两秒,他转头诧异道:“关机了。”

  “嗯?”陈益一愣,“关机了?”

  卓云:“是啊,我再试试。”

  随后,他又打了好几遍,确定曲平蕾的手机已经关机。

  陈益皱眉:“又是一件反常的事情。”

  何时新说道:“我回去尝试定位一下?耿雯能和曲平蕾一起去做整形,说明关系应该是很好的,现在耿雯死了,理论上曲平蕾也具备一定的作案嫌疑。”

  “虽然潘根柱说那天晚上抛尸的人是个男的,但是天太黑他可能没有看清,或者说是多人作案。”

  陈益:“好,先回市局。”

  一个小时后,市局。

  耿雯的通话记录江晓欣已经查了,和五位前夫没有任何的联系。

  别说和五位前夫了,她的人际关系非常简单,简单的都让人觉得不正常。

  经常联系的,也就是曲平蕾了,这代表廖邵伯没有撒谎,耿雯平时的确没什么朋友。

  另外,廖邵伯的资料被调了出来,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点,出现了。

  廖邵伯,是有前科的!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早年因故意伤人罪判了两年,出狱后便开始做生意,到现在开了家生意很不错的餐馆,日进斗金。

  不过有前科的人起码有两点特征,第一是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第二就是面对警察的时候,心理素质要比一般人强很多。

  “把他的通话记录也调出来。”陈益说道。

  江晓欣:“好。”

  很快,她将廖邵伯的通话记录打印,交给了陈益。

  陈益接过扫了一眼,突然视线定格,放在了其中一串电话号码上。

  很熟悉的电话号码,最近的时间点在一个月前,差不多就是耿雯的死亡时间。

  这是曲平蕾的电话!

  下午的时候,廖邵伯不是说不认识曲平蕾吗??

  “云哥,去把廖邵伯带回来。”陈益转头开口。

  卓云疑惑:“怎么了陈队?不是刚问完吗?有什么发现?”

  陈益指着手中的通话记录道:“廖邵伯绝对认识曲平蕾,但他下午否认了,马上把人带回来。”

  耿雯死亡,曲平蕾电话关机,而且两件事的时间都是上个月,廖邵伯和两个人又都存在联系。

  已经达到了审问标准,但现在缺乏线索,只能先问问再说。

  闻言,卓云立即说道:“好的我马上去!”

  当廖邵伯被带到市局后,没有第一时间和陈益见面,而是一脸疑惑的进了询问室。

  陈益此刻在等陆永强与何时新的调查结果。

  时间来到晚上,陆永强从耿雯家里回来了。

  “陈队,没有发现,家里和餐馆的办公室都很干净,不存在血迹。”陆永强汇报结果。

  陈益:“好,我知道了。”

  另一边,何时新离开通信科来到办案大厅,边走边说道:“陈益,找不到曲平蕾手机的位置,我还顺带查了耿雯的手机,也找不到。”

  陈益点了点头,道:“老何,廖邵伯认识曲平蕾。”

  何时新一愣:“什么?他认识曲平蕾?你怎么知道?”

  陈益:“查通话记录了,两个人有过通话,而且不止一次,显然非常熟悉,人已经带回来了。”

  何时新:“那他撒谎是为了什么呢?”

  陈益起身:“问问就知道了。”

  临走前他看向江晓欣:“江姐,把曲平蕾的通话记录也调出来,看看有什么发现。”

  江晓欣点头:“好的。”

  两人来到询问室,廖邵伯正坐在那里喝水,看到陈益进来,他连忙起身:“警官,今天下午不是刚问完吗?为什么突然把我带过来啊?”

  陈益:“麻烦廖先生走一趟了,因为你说的和我们查到的不符,按照程序,我们需要把你叫过来再问问。”

  廖邵伯疑惑:“不一样?哪不一样?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陈益抬手示意对方坐下,随即开口道:“廖先生,你真的不认识曲平蕾吗?”

  廖邵伯更加疑惑:“我真不认识啊,我都没听过这个名字。”

  陈益:“但是我们在你的通话记录里,找到了她的手机号码。”

  “啊?”

  廖邵伯一脸蒙,连忙拿出手机。

  “哪个号码?”

  陈益回答:“尾号二七三八。”

  廖邵伯打开通讯录一阵搜索,最终搜到了一个名字。

  他将手机递给陈益,说道:“你说她啊,她不叫曲平蕾,叫妙妙。”

  陈益没有接,视线下移看了一眼,通讯录备注的名字,确实是妙妙,但手机号码却是曲平蕾的。

  这什么情况?

  “你们怎么认识的?”陈益询问。

  廖邵伯收起手机,说道:“我们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的,聊的不错就加了联系方式。”

  陈益:“只加了联系方式?后来做过什么。”

  廖邵伯沉默了一会,没有隐瞒,实话实说道:“后来发展成了恋人关系。”

  陈益:“也就是说,你出轨了。”

  廖邵伯笑着摇摇头,道:“警官,我老婆冷淡啊,换做是你,你不出轨啊?”

  此话让何时新不满:“廖邵伯,你说话注意点。”

  廖邵伯摊手,一脸歉意的表情。

  “她真名叫曲平蕾啊?我刚知道。”廖邵伯说。

  陈益没有回答,他觉得这里边有哪里不太对劲,但脑海中一时间无法给出比较合理的推断。

  沉默片刻后,他询问:“廖先生,聊一聊你和妙妙的事情吧。”

  廖邵伯:“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反正就那点事,和妙妙认识后,我就很少回家了,反正耿雯也不管我。”

  “对她来说啊,只要不缺钱花,每天舒舒服服躺在家里睡觉就行。”

  陈益抓住了对男人来说反常的点,追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和耿雯离婚?”

  廖邵伯诧异:“啊?为什么离婚?我不是说了么,她冷淡,冷淡我当然要离婚啊。”

  陈益道:“我觉得不太对。”

  “从男人的角度考虑,你是非常幸运的,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婆,虽然不能经常碰,但她也给了你充分的自由。”

  “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而且家里的红旗也不去管你有多少彩旗。”

  “这难道……不是男人的梦想?”

  此话让何时新微愣,转头看了陈益一眼,这么浅显的逻辑他一时间还真没想到,难怪自己查案比不上对方呢。

  廖邵伯也被噎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半响后,他很认真的点头:“警官,你的境界就是高啊,确实是这样,听完你的话,她要是没死我就不离婚了。”

  他的话听起来没什么,但陈益能从对方语气中感觉到一丝挑衅,不能说针对这个案子,也许针对的是所有警察,可能是因为有前科而养成的下意识习惯。

  犯罪者和警察本就是对立的,对立就是敌人,哪怕是曾经的犯罪者。

  话说回来,如果耿雯对廖邵伯的出轨行为没有任何干涉的话,那么廖邵伯的作案动机就更小了。

  还有。

  刚才所聊的男人梦想的问题,之前耿雯五个前夫都选择了离婚,这是为什么?

  就没有一个人觉得,有一个漂亮,且不管自己晚上回不回家的老婆,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吗?

  孩子的问题?

  也不对,根据耿雯六任丈夫所说,耿雯是冷淡没错,但也不是完全不让碰,偶尔碰一次要个孩子,相信耿雯也不会拒绝。

  “你和耿雯没准备要个孩子吗?”

  想到这里,陈益问了一句。

  廖邵伯道:“结婚之后倒是考虑过,但没要上。”

  陈益:“你的意思是,耿雯不排斥要孩子。”

  廖邵伯点头:“对,她不排斥,就是冷淡,你们说冷淡还怎么要孩子?我都快四十岁了,那有这么高的命中率啊,要是十次能要上,那我得等个五六七八年。”

  陈益:“你和前妻有孩子吗?”

  廖邵伯:“有两个了,我倒是无所谓,不过毕竟是新的家庭,有个孩子当然更好。”

  问到这里,陈益现在将此案的问题,集中在了耿雯身上。

  首先,她冷淡为什么要结婚,又没有父母逼着,单身贵族不好吗?

  其次,她就算结婚,为什么要结这么快,平均下来几乎一年一次了,图什么呢?图有人养着?那倒是有可能。

  还有,既然冷淡,花费力气去整容隆胸干什么。

  当然了,女人爱美是天性,这倒是和冷淡没有绝对的关系,不妨碍爱美。

  对女人来说,形象永远是终身不变的目标和追求,不管是冷淡还是丁克还是不婚族,都不影响女性追求美。

  最重要的一件事,谁杀了耿雯。

  人际关系简单,性格上除了冷淡也没啥毛病,甚至不会去干涉老公出轨,简直就是一个娶回家的完美花瓶。

  这样的女人,怎么会被杀呢?

  陌生人作案吗?

  眼见陈益不说话,廖邵伯开口:“警官,问完了吗?我能走了吧?”

  陈益微微抬头。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将对方留置二十四小时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进。”何时新转头看去。

  房门打开,江晓欣伸进来一个脑袋,冲陈益招手:“陈队啊,来来来。”

  陈益奇怪,没有多说,起身离开了询问室。

  “陈队?”听到这个称呼,廖邵伯惊讶,“他是队长吗?”

  何时新:“怎么了?”

  廖邵伯啧啧:“真年轻,看不出来啊,我说呢,怎么那么有范,一看就是个领导。”

  “那个啥,我能走了吧?”

  何时新皱眉,他有点不喜欢对方的性格,回应道:“等会吧,我说了不算。”

  廖邵伯:“行吧。”

  门外,在陈益疑惑的眼神下,江晓欣开口:“我刚查了曲平蕾的通话记录,你猜怎么着?”

  陈益无奈:“江姐,你怎么也学会卖关子了?”

  江晓欣笑道:“因为这条线索很重要啊,听我跟你说,曲平蕾不仅和里面的廖邵伯有联系,还和耿雯的五个前夫有联系。”

  此话让陈益愕然:“真的假的?”

  江晓欣:“真的啊。”

  陈益:“五个前夫?都有联系?”

  江晓欣点头:“嗯。”

  得到肯定,陈益立即转头喊道:“云哥!去把耿雯的一群……五个前夫都带回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