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全员嫌疑?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49章 全员嫌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章 全员嫌疑?

  第49章全员嫌疑?

  二楼现场。

  法医和痕检已经开始工作。

  虽然现在还不清楚死者是否死于他杀,但结论正是在调查中得出来的。

  比如,垃圾桶里的那个矿泉水瓶。

  已经有警员将其拿出,放在了证物袋里,准备现场勘查结束后带回局里进行检测。

  方书瑜此时戴着手套,正在对尸体做初步尸检。

  “怎么样?现在能看出死因吗?”

  周业斌走了过来,开口询问。

  方书瑜没有说话,仔细检查了一会后,说道:“尸斑坠积期来的比较早,面部和眼睑结膜可见针尖状出血点,还有轻微肿胀。”

  “暂时未从身上找到可疑伤口,也没有中毒迹象。”

  “初步判断,应该是死于机械性窒息。”

  这个结果,和陈益的判断一致。

  坠积期是尸斑形成的三个时期之一。

  三个时期,分别是坠积期、扩散期和浸润期。

  而机械性窒息的死亡特征之一,便是尸斑出现的相对较早。

  因为缺氧导致的死亡,会致使未梢血管扩张,通透性增强,血液流动不凝,血红蛋白呈还原状态。

  所以,机械性窒息在死后不久,即可出现较为广泛的尸斑。

  “机械性窒息?”

  周业斌诧异,上前凑近仔细观察。

  机械性窒息在刑事案件中倒是经常遇到,但死亡原因一般都是被掐死或者勒死等等,包括溺亡在内。

  然而死者的死亡特征,显然都不符合。

  除非是意外情况所导致的正常死亡,比如呼吸道和肺部疾病。

  但是……也不能死的这么安详吧。

  窒息还是很痛苦的,总要来点反应。

  这一点陈益也感到奇怪,正常死亡除了心脏骤停,哪有这么平静的。

  “古怪啊,你觉得呢陈益?”周业斌转头。

  陈益略微沉吟,道:“睡梦中死亡也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现在还不好说,起码要查一查王立华有没有疾病史。”

  周业斌点头:“嗯。”

  “走,我们下楼去问问那几个人。”

  “书瑜啊,如果实在查不出什么疑点,就回市局再说,到时候等我通知。”

  表面看不出什么的话,那就只能解剖,不过需要征得家属同意。

  方书瑜:“好的周队,我再看看。”

  两人离开现场,返回了一楼客厅。

  许灿四人默默坐在那里,彼此无言,大气都不敢喘。

  “晓欣,查一下死者王立华有没有疾病史。”

  周业斌边走边说道。

  江晓欣点头表示了解,来到餐厅将餐桌作为临时的办公地点。

  “各位,有人突然死了,警方需要查明原因,希望大家配合一下。”

  周业斌来到四人面前,缓声开口。

  “首先我想知道的是,你们之间有谁和死者有仇吗?”

  这个问题,让许灿他们面面相觑,表情或多或少都带上了不自然,但没有人说话。

  等了一会,周业斌重复:“请回答问题。”

  杀人动机是很重要的一环,在不知死因之前,也许能确定排查方向。

  气氛安静许久后,许灿有所迟疑,悄悄看了一眼袁利豪,小声道:“袁……袁利豪,你前段时间不是对王立华非常不满吗?”

  此话一出,所有人视线转移,集中在袁利豪身上。

  袁利豪当即脸色一变:“许灿你……你的意思是我杀了王立华?!”

  许灿咕哝了一句:“我可没这个意思,我只是回答人家警察的问题。”

  “要说有仇,你应该算吧?”

  “而且……而且啤酒还是你带来的。”

  袁利豪怒了,这可真是塑料友情,出了事就什么都不管了。

  “啤酒都喝了!要说有仇,你没有吗?!”他沉声开口。

  此话让周业斌等人一愣,又转头看向许灿。

  “怎么回事?”周业斌追问。

  两人沉默。

  周业斌指着袁利豪:“你说。”

  袁利豪无奈,只得开口:“我与王立华合伙开了一家公司,因为生意上的事情,确实有点矛盾。”

  “但我不至于杀了他啊!”

  “他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他是最大的股东!”

  “就算死了,股份也不是我的啊!”

  周业斌:“那他呢?”

  袁利豪看了许灿一眼,道:“许灿家里和王立华家里都是做酒业的,彼此是竞争关系。”

  “最近几年,应该是有了资源上的冲突。”

  “王立华要是死了,对他有好处。”

  此话让许灿不乐意了:“你没病吧袁利豪!公司又不是王立华说了算,王立华死了还有他爸呢!”

  “就算他爸死了,也还有职业经理人!哪来的好处??”

  “再说我和王立华私下关系不错,我有什么理由杀他?”

  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涉及到杀人,换做谁都会激动。

  周业斌盯着两人看了一会,目光看向丁姿。

  “你是王立华的女朋友?”

  丁姿没想到对方会突然问她,连忙点头:“是是……”

  周业斌:“他俩的话可信吗?王立华有没有和你提过这些事?”

  丁姿犹豫。

  周业斌:“涉及到人命,直接说不必顾及,提供虚假供词可是违法的。”

  听得此话,丁姿无奈:“他们……说的都对。”

  “袁利豪的确和王立华有矛盾,我还见过他们吵架。”

  “还有许灿,彼此有竞争没错,而且王立华多少接手了一些家里的生意,他死了对许灿还是有好处的。”

  “具体情况我就不清楚了。”

  这番话,让许灿和袁利豪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丁姿,要说矛盾,你就没有?”

  说话的是袁利豪。

  丁姿吓了一跳:“说什么你?!”

  袁利豪冷哼:“我听王立华提过,经常打你骂你。”

  “女人不打上房揭瓦这句话,是他的口头禅。”

  “你敢说没这回事?”

  丁姿语气一窒:“我……”

  她有些慌了,脑子一抽指向姜凡磊:“他呢?他追过我,对王立华肯定有怨念!”

  “还有陈益!”

  “最近两次见面,王立华对陈益都不怎么客气,各种挖苦,是不是也算??”

  几人的思维比较简单,只想撇清关系,不去想如果王立华死于他杀,其实作案条件非常苛刻。

  潜意识,就觉得王立华是被杀了,没有意外这个选项。

  见得丁姿将矛头指向自己,姜凡磊当即愕然。

  “神经病啊你!”

  姜凡磊骂道。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陈益摇头叹气,上前坐了下来,开口道:“好吧,我也是嫌疑人行了吧。”

  相对来说,他所谓的动机很不合理,但确实存在。

  很多睚眦必报的人,总会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去做出伤害他人的举动。

  此时周业斌脸庞抖了抖。

  这什么情况?

  全员嫌疑人了呗?!

  都有矛盾,吃饱了撑的把他邀请过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