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不该有的僵局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78章 不该有的僵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8章 不该有的僵局

  第78章不该有的僵局

  听到陈益的话,方书瑜在脸色微变之下,立即放下法医箱掏出手机,打给了卓云。

  另一边,陈益大步上前,抬手抓住了崔琨的肩膀。

  “崔琨!”

  “现在已经不是找你了解情况了,请马上跟我走一趟!”

  “否则,别怪我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陈益的声音中,充满了冷意。

  崔琨的作案嫌疑本来就极大,其不配合的行为,更是表明的他的做贼心虚。

  律师?

  他可不会等到对方的律师到场。

  有和律师扯皮的功夫,早就审完了。

  在陈益的控制下,崔琨的脚步停了一瞬,在做了两秒的思想斗争后,突然甩开陈益,拔腿就跑。

  “哼!”

  陈益冷哼一声,骤然提速追了上去。

  没看出来,这家伙已经四十多岁了,身体素质倒是不错,甚至还能超过一部人年轻人。

  但他自然不可能跑得过陈益,还没离开停车场便被陈益追到,死死按在了旁边的车窗玻璃上。

  因为压迫力,让崔琨此刻的脸庞变得扭曲起来。

  “放开我!!你有什么理由抓人?!”

  崔琨怒声开口。

  动静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四周路过的行人包括公司保安,都渐渐涌了过来。

  卓云在接到方书瑜的电话后,没有任何迟疑,立即带人冲出了市局。

  很快,伴随着呼啸的警笛声响起,三辆警车疾驰在街道上。

  “保安!保安!赶紧把他给我拉开!愣着干什么??”

  眼见公司保安出现,崔琨大声命令道。

  这一幕,让几名保安迟疑,想上,但还是想看看情况。

  陈益掏出了手铐,一边卡住崔琨的手腕一边开口:“市局刑侦支队办案,捣乱者以涉嫌妨碍公务罪,全部带走!”

  听得此话,保安们吓了一跳,忍不住齐齐后退。

  丢了饭碗是小事,进了市局可就是大事了!

  更远处,有行人已经掏出手机,准备以看热闹的心态拍照录像。

  陈益没有去管,抓人现场又不是命案现场,想拍就拍吧,对他来说无所谓。

  “这是犯了什么事啊。”

  “谁知道呢,看着人模狗样的像个大老板,没想到竟然是个罪犯。”

  “越是这样的,心越黑。”

  窃窃私语声响起,陈益不予理会,按住崔琨凑近耳边冷声道:“赵若瑶的事,你干的吗?!”

  听到这句话,崔琨目光一凝。

  “什么赵若瑶!我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你跑什么!”

  崔琨咬牙:“跑怎么了,犯法吗?!”

  陈益神色泛冷,掀开崔琨的手臂,发现其左手臂上,依稀可见淡淡的抓痕。

  “等做了DNA鉴定,我看你嘴还硬不硬!”

  崔琨脸色突变:“什么?D……”

  他似乎想明白了,奋力扭头想去看自己手臂上的痕迹,但角度问题根本看不到。

  时间缓缓过去,警笛声由远及近,警车迅速到来停在了附近。

  车门打开,卓云带着警员来到现场,控制住了崔琨。

  “什么情况?”

  看着崔琨被塞进警车,卓云开口询问。

  陈益说道:“不配合调查,拔腿就跑,直接抓了。”

  卓云:“嗯?做贼心虚啊,肯定是这王八蛋没错!”

  “陈益,有你的啊!案子破了!”

  “什么半个月,四天就够!”

  本来他还觉得陈益许诺半个月的时间太过草率,却没想到对方能直接缩短到三分之一。

  想必张局那边,也会非常吃惊。

  “先回去再说,走。”

  陈益摆手,和方书瑜卓云上车,迅速离开了此地。

  后方,留下了还未散去的吃瓜群众。

  ……

  市局。

  数个小时后。

  “凶手抓到了?!”

  得到消息的张晋刚立即离开办公室,来到了审讯观察房。

  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崔琨被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一脸的阴沉。

  此刻方书瑜也在,她也很想看看对赵若瑶做出残忍奸杀行为的混蛋,到底是怎么认罪的。

  “康世集团的副总经理,根本不配合调查,还想跑。”

  “之前陈益也说了,这家伙有很大的作案嫌疑。”

  看到张晋刚到场,方书瑜解释道。

  张晋刚神色凝重的点点头,没有说话,静静看着。

  审讯室。

  陈益直接将DNA鉴定报告摔在了桌子上,盯着崔琨冷冷道:“赵若瑶的指甲内,有你的DNA,还敢说不认识赵若瑶??”

  “崔琨!老实交代!!”

  崔琨脸皮不停的抖动。

  如此直接的证据,他根本无法抵赖。

  “我没杀她!!不是我干的!”

  半响后,崔琨猛地抬头,沉声开口。

  陈益缓声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她死了?”

  崔琨呆了一下,怒骂道:“臭小子你耍我?!”

  细细想来,从几个小时前的第一次见面开始算,过程中对方确实没有提过赵若瑶是死者。

  刚才的话,已经属于不打自招了。

  陈益寒声开口:“给我说实话!就从福利院的爱心捐助仪式开始说!”

  闻言,崔琨脸色一凝,吃惊的看着陈益,似乎很不可思议对方居然会提到爱心捐助仪式。

  和陈益对视了一会后,他双手握拳,还是那句话:“我真没有杀她!”

  “就凭手臂上的抓痕,怎么能证明是我干的?”

  “我确实和她见过面,她抓了我一下,又怎么了?代表什么?”

  陈益神色冷厉:“你为什么知道她死了?”

  崔琨:“猜的,你之前说重大刑事案件,我猜的不行吗?”

  见状,卓云忍不住了,拿起监控截图起身上前,骂道:“畜生一样的东西,你敢说这不是你?!”

  崔琨看了一眼,道:“不是我,不清不楚的怎么看出是我?身材吗?”

  “长得像一点就是我了?你们得讲究证据!”

  “你……”

  卓云气急,要是没有录像,他恨不得直接动手。

  可怜的赵若瑶,现在还冰冷的躺在冰柜里呢!

  问到这里,陈益起身离开审讯室:“云哥,跟我出来。”

  另一边,观察室的人也汇聚到了办案大厅,包括张晋刚在内。

  “肯定是这王八蛋!”卓云是性情中人,再次怒骂出声。

  张晋刚的脸色也是很不好看,开口道:“DNA都对上了,错不了。”

  “陈益,案子是你负责的,想办法让他认罪。”

  陈益:“必须找到第一案发现场,不然撬不开他的嘴。”

  证据需要形成链条,仅凭DNA鉴定还不够。

  眼下,第一案发现场非常重要。

  找到了第一案发现场,便可以搜寻赵若瑶留下的痕迹,包括周围监控也不能放过,都是能够定罪的铁证。

  如此,便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张晋刚点头:“好,你看着办,我等你消息。”

  “陈益,案子查的漂亮,其他事情等案子结束再说。”

  待张晋刚离开后,陈益看向江晓欣:“江姐,查一下崔琨的开房记录以及名下所有房产。”

  “强哥,让痕检做好准备。”

  “书瑜,让法医助理也做好准备。”

  三人点头,立即投入了工作。

  开房记录和房产属于基本信息,江晓欣的速度很快,没用多久便有了结果。

  近几个月来,崔琨并无开房记录,但名下有一处房产。

  不是豪华别墅,而是位于市区的一个大平层,价格同样不低。

  “书瑜,强哥,交给你们了,我留下看监控。”

  “云哥,你也去吧。”

  方书瑜:“好。”

  陆永强:“明白。”

  卓云:“知道了。”

  法医和痕检技术人员离开后,陈益带着江晓欣和网监科的人,开始对崔琨这处房产周围的监控,展开了广泛排查。

  只要能在案发当天,发现崔琨和赵若瑶的身影,或者拎着同样的箱子,即可作为证据链之一。

  此刻,刑侦支队全体,开始忙碌起来,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

  时间缓缓过去,很快来到了晚上十点。

  办案大厅内,陈益的眉头越皱越深,因为在监控内,并没有发现和案情相关的东西。

  甚至,连崔琨的影子都没找到。

  江晓欣同样皱眉:“什么情况,第一案发现场不在崔琨家里吗?”

  “难不成野外?”

  陈益视线从监控上移开,点燃了一根香烟,道:“绝对不是野外。”

  江晓欣:“不是野外的话……违规宾馆?”

  现在规定入住酒店宾馆需要实名认证,信息实时上传,但有些老板为了赚钱,会省掉这个流程。

  阳城那么大,绝对存在这种地方。

  陈益抽着香烟,道:“让我想想。”

  “崔琨需要用到乙醚,说明赵若瑶不是自愿,既然不是自愿,就不会主动和崔琨进宾馆酒店这种地方。”

  “要是迷晕了再带进去呢?”

  “好像不太行,赵若瑶年龄太小,目标明显,一个中年男子抱着一个少女进酒店,有人报警的可能性不小。”

  “难道真装进了行李箱?活着带进去,死了带出来?”

  “这么扯的吗?”

  “等会!”

  “嫌疑车辆是套牌,能控制赵若瑶的机会不多,时间必然不是深夜凌晨。”

  “若是大摇大摆的开着套牌车行驶在路上,长久停靠宾馆酒店,被交警查到的可能性也很大,交通监控系统现在是实时监测。”

  “崔琨有着不俗的反侦察意识,应该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这也是他选择凌晨抛尸的原因。”

  “难道说,他用的另一辆车?”

  “等深夜之后,开车带着赵若瑶的尸体,就近换了套牌车?”

  “第一案发现场到底是家里,还是宾馆酒店,还是……车里?”

  “利用天网系统,全城查那辆套牌车的行车轨迹吗?是否有用?不对不对,套牌车作案极其危险。”

  大量可能性充斥在陈益脑海,让他的思维现在有了一丝混乱。

  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是忽略了什么吗?

  江晓欣愣愣的看着陈益,听着他的自语,感觉自己也完全乱了。

  原本简单的事情,怎么越听越复杂??

  许久之后,陈益眼神恢复清明,开口道:“江姐,查一下崔琨名下的车。”

  江晓欣:“好的,马上。”

  她在电脑上操作了一会,随着页面跳转,她当即开口:“有一辆,车牌号是东A58666。”

  东是阳城所在省份的简称,阳城是省会城市。

  此刻,电话铃声响起。

  陈益拿出手机接通:“喂?云哥。”

  卓云那边停顿片刻,说道:“陈益,什么都没有,连个头发丝都没有找到。”

  “还有,陆永强说……所有房间没有清扫痕迹。”

  “这里应该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陈益开口:“不是的话,现在马上去崔琨公司,他的车应该停在那,钥匙我现在叫人送过去。”

  “把里面,彻底查一遍。”

  卓云:“好。”

  电话挂断。

  ……

  时间过了十二点,卓云一行人返回。

  这次带来了好消息,有重大发现!

  在崔琨车内副驾驶位置,发现了几根头发,而且在脚垫上,也拓印了疑似女孩的脚印。

  此刻,已经带进去检测了。

  “只有副驾驶?”

  陈益再次察觉到了不对劲。

  卓云点头:“只有副驾驶,后座很干净,后备箱也没有异常。”

  “赵若瑶应该就是在这辆车上,被迷晕的。”

  陈益沉默下来。

  既然整车没有进行过仔细清理,那就说明车辆也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难道真的是跑到了一个犄角旮旯的宾馆,犯罪后换车?

  若是这样的话,又回到了那个问题,套牌车不怕查的吗?

  万一被查了,后边的计划全部泡汤。

  这个崔琨,搞什么鬼,是自己想的太复杂了吗?

  但是往简单了想,也不合理,左右都不通。

  现在急需一个突破口。

  “大家先回去休息吧,让法医和痕检也不用忙了,都回去。”

  陈益揉了揉眉心,轻声开口。

  卓云:“那你……”

  陈益:“不用管我,我需要认真想一想整个案子。”

  卓云迟疑,没再说什么,反正嫌疑人已经归案,剩下的事情不必过于着急。

  方书瑜临走前本想让陈益先休息明天再说,也让对方找了个理由送走了。

  凌晨,办案大厅只剩下陈益一个人。

  他开了一个灯。

  昏暗的灯光,照亮了眼前玻璃白板,上面贴满了照片和名字,以及目前所查到的所有线索。

  密密麻麻彼此成线,相互连接。

  陈益拿起记号笔,在崔琨和赵若瑶名字上,画了一个大圈。

  所有疑点,此时在脑海中迅速跳动。

  僵局吗?不应该啊,难不成真碰到了那概率极小的可能?

  站立良久后,陈益转头,看向吸附在白板角落的名单。

  那里,是早年的旧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