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审问白国祥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81章 审问白国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1章 审问白国祥

  第81章审问白国祥

  偌大的会议室内,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陈益身上。

  在坐的大部分人,是认识陈益的。

  陈氏集团的公子,这谁不认识,最近听说对方好像当警察去了。

  只不过……眼下什么情况?

  带着五六个人冲进会议室,其中还有穿警服的。

  这是要抓人的节奏吗?

  在自家的公司,当着自己老爸的面抓人?有点个性。

  另一边,白国祥面对陈益毫不客气的辱骂,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目光平静的注视着他。

  陈益没有回答陈志耀的问题,掏出手铐大步上前。

  身后卓云等人,迅速跟随。

  “小益!”

  陈志耀脸色微变,猛地站起身。

  陈益这才开口:“市局刑侦支队办案,无关人员退开!”

  “白国祥,你涉嫌一起重大刑事犯罪,请马上跟我们走一趟!”

  话音落下,卓云六人加快脚步,将白国祥包围。

  身旁的公司高层吓了一跳,赶紧起身远离。

  重大刑事犯罪?

  白国祥?!

  这……这什么鬼啊!

  陈志耀也被震了一下,惊疑不定的看向白国祥。

  前几天自己儿子说局里有案子,就……就是白国祥干的?什么案子?

  眼下两家公司马上就要合作了,这得亏还没签合同啊!

  此时,白国祥扫了一眼围在自己身边的警察,淡声道:“贤侄,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陈益缓声开口:“我说了,别叫我贤侄!”

  “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让我动手?”

  闻言,白国祥脸色一沉,冷声道:“陈益,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涉嫌重大刑事犯罪?你指的是什么?”

  陈益:“到了市局,你就知道了。”

  白国祥生气了:“陈益!”

  “你想明白了,我可是康世集团的董事长,在阳城……”

  话没说完,陈益突然动手,按住他的脖子,猛地砸在会议室的桌子上。

  砰!

  巨大的力道导致了不小的声响,使得其他会议成员一激灵,全部起身后退。

  随后,皆是下意识看向陈志耀。

  好家伙,你这个儿子有点生猛啊!话说不是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吗?

  陈志耀更是呆了一下,脸色有些古怪。

  “陈益你……”

  白国祥心中一怒,尝试挣扎,但陈益的手如同钳子一般将他死死固定在桌子上,根本挣脱不开。

  陈益凑近,寒声道:“狗东西,我不管你是谁。”

  “这颗罚罪惩恶的子弹,你是吃定了!”

  “铐上。”

  听到最后两个字,卓云和另一名警员立即动手,手铐卡在了白国祥的手腕上。

  在陈益松开手后,他被拉了起来。

  “带走!”陈益挥手。

  “走!”

  卓云声音泛冷,几人押着脸色难看的白国祥离开了会议室。

  陈益跟了上去,临走前脚步停顿,回头道:“爸,这老家伙肯定出不来了,合作的事情你看着办吧。”

  “其他问题,等案子结束回家再说。”

  说完,他迈步消失在众人视线下。

  会议室,陷入了长久的寂静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有公司高层看向陈志耀,迟疑开口:“陈董……”

  陈志耀坐了回去,淡声道:“行了,终止合作,散会吧,以后再说。”

  对方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陈董,您儿子他……”

  陈志耀瞪了过去:“怎么了?打击违法犯罪,我骄傲,你有意见?”

  对方:“没……没有,当然没有。”

  “您儿子……很优秀!”

  他竖起了大拇指。

  别的不说,就凭刚才抓人的气场,可不是一般刑警所能具备的。

  陈志耀这才满意:“那是自然。”

  ……

  市局。

  白国祥被铐在了审讯室,与此同时张晋刚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你怎么把白国祥给抓来了??”

  张晋刚不知内情,语气中带上了质问。

  “张局!”不待陈益说话,卓云沉声道:“这起案件的凶手不是崔琨,而是白国祥!”

  “所有证据,都在他名下的一处房产内!技术科和法医还在勘查。”

  “幸亏陈益早有准备,再晚一天,这老混蛋就要坐飞机跑了!”

  张晋刚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他极度惊愕,下意识看向陈益。

  陈益沉默片刻,开口道:“不仅如此,除了赵若瑶外,十五年前和二十年前的两起女孩失踪案,也是他干的。”

  “第一案发现场,全是证据。”

  “他甚至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展览馆,重复欣赏所谓的战利品。”

  张晋刚呆了半响,下意识道:“死……死了?”

  他问的自然是那两个女孩。

  陈益点头:“应该是死了。”

  得到肯定,张晋刚双拳缓缓握起,轻声开口:“也就是说,早抓到他的话,第二个女孩不会死,赵若瑶也会平安快乐的活着?”

  陈益一怔:“呃……”

  这个假设当然是正确的。

  如果张梦霞失踪后,白国祥立即归案,那就不会再有接下来的王海琪,更不会有现如今的赵若瑶。

  但他没有这么假设过,估计……也就张晋刚会这么想。

  因为负责那两起失踪案的,就是张晋刚。

  “问你呢,是不是?”

  张晋刚重复。

  明明属于显而易见的事实,但他却追问了第二遍。

  陈益无奈:“是。”

  此刻,张晋刚脸庞剧烈抖了抖,脸庞突然涌上怒色,快步就要冲进审讯室。

  他的情绪,有了失控。

  身为老刑警,虽然他心理素质很好,虽然他经验丰富,但当得知因为自己的工作不力,让两名女孩凄惨遇害后,一时间无法接受。

  “张局!”

  陈益脸色微变,和卓云赶紧拉住了他。

  “张局,别冲动!”

  张晋刚怒道:“放开我!”

  “这狗东西,我要亲自去问问他!放开我!”

  陈益劝道:“张局!案子还没结束,您不是让我全权负责吗?我来审,我来问。”

  “我保证,任何细节都不会放过,一定给您完美的结果。”

  张晋刚挣扎了一会,但被卓云死死抱住。

  我的领导哎!您可不能在审讯室把他给打了,要打也得换个地方啊。

  当张晋刚渐渐平静下来后,甩开卓云的手看向陈益:“我等你的结果。”

  他只说了六个字,便离开了。

  看着对方的离去的背影,陈益突然觉得此刻的张晋刚,有了一丝落寞。

  今天终于知道了答案,但是答案,却是最坏的结果。

  没有离家出走,没有被拐卖,而是死了。

  没有什么,比死了更加严重。

  站在原地安静片刻后,陈益转身,走进了审讯室。

  白国祥已经被铐在椅子上,脸上充满了阴霾。

  “陈益!你到底想干什么?!疯了吧你!你……”

  看到陈益进来,白国祥气急败坏。

  陈益打断道:“姓白的,先别狗叫,听我说,很简单的,只有两件事。”

  “第一,崔琨被抓,这件事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否则不会订明天的机票。”

  “之所以订明天而不是今天,应该是要处理完最后的生意,好让你在国外的下半辈子,过的更好一点。”

  “而且……你也很自信,崔琨不会那么快出卖你,是吗?”

  “第二,第一案发现场已经找到了。”

  “照片,衣服,包括生物痕迹等,都会有。”

  “明白了吗?”

  对白国祥已经不用废话了,因为证据太多,认罪只是第一步,此刻也是最简单的一步。

  听完陈益的话,白国祥原本想反击的说辞,全被堵在了喉咙里,脸色登时变得有些苍白。

  额头上,冒出了丝丝细汗。

  他瞪着眼睛,有些惊惧的看着陈益,不知是惊惧警方的破案速度,还是惊惧自己未来的下场。

  说完后,陈益缓步走了过来,一把捏住白国祥的脖子。

  “我现在没工夫审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只有一个问题,张梦霞和王海琪呢?”

  “她们在哪!!”

  白国祥顿时脸色涨红,想要掰开陈益的手。

  身后,卓云顺手关掉了录像开关。

  “我……我不知道!”白国祥艰难开口,“是……是崔琨处理的!”

  闻言,陈益立即松开手,转身离开。

  “提审崔琨!”

  很快,崔琨从留置室被带到了审讯室。

  面对第二次审问,崔琨淡定了不少,然而在得知白国祥归案且已经认罪后,当即脸色大变。

  尤其是别墅现场的暴露,也让他失去了最后一丝侥幸。

  “人在哪?”

  陈益居高临下看着崔琨,淡声开口。

  崔琨低着头,小声道:“别墅往东三公里的树林。”

  闻言,陈益摆手:“带上他出发。”

  ……

  两个小时后。

  对第一案发现场的勘察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所有痕迹和生物组织,需要带回局里进行检测比对。

  此时,法医和痕检得到消息后,离开别墅和陈益他们汇合。

  这是一片丛林,树木并不密集。

  在更深处的某个地方,警员们正在按照崔琨的指认地点,奋力开挖。

  一厘米。

  两厘米。

  三厘米。

  所有人都在等。

  “挖到了!”

  有警员大声喊道,随即丢掉铁锨,改用更灵巧的工具继续开挖。

  最先出现在众人视线下的,是人的手掌白骨,然后是身躯,双腿。

  一具。

  两具。

  最终,两具白骨被小心翼翼的抬出,放在了法医铺好的白布上。

  望着眼前的两具尸体,在场所有人沉默,气氛很是沉重。

  不少人,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这显然不是成年人的尸骨,年龄也就和赵若瑶差不多。

  陈益盯着尸骨看了一会,骤然转身,一脚踹在了崔琨身上。

  “助纣为虐!!”

  “这要不是法治社会,我非活剐了你们两个!”

  伴随着陈益愤怒的声音,崔琨脚下趔趄,仰头摔倒在地。

  身旁的警员也是神色冷厉,迅速把他拉起。

  没有人去指责陈益,因为这起案子,嫌疑人实在是罪恶滔天,其行为丧尽天良!

  另一边,方书瑜默默不语,认真做着自己的工作。

  尸骨上没有伤痕,说明没有遭受重物击打。

  不过,永远埋藏的皮外伤和心灵上摧残,对一个女孩来说才是最可怕的。

  ……

  众人返回市局,已经到了晚上。

  两名嫌疑人还要继续审,首先就是白国祥。

  当陈益再次出现在白国祥面前,后者已经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负责记录的警员敲击键盘,记录着白国祥的基本信息。

  “姓名。”

  ……

  “年龄。”

  ……

  “说说吧,从宁顺福利院开始说。”

  陈益平静了许多,抬手点燃一根香烟。

  白国祥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喃喃道:“能给我一根烟吗?”

  陈益:“不能,回答问题。”

  换做其他嫌疑人他也就给了,但对白国祥,能保持心平气和就已经很不错。

  白国祥叹了口气,道:“没错,宁顺福利院……张梦霞和王海琪是我杀的,我认了。”

  陈益:“我知道是你杀的,说点我不知道的。”

  “怎么杀的?最初的过程。”

  白国祥:“当年……我刚刚创业成功,需要树立个人形象和企业形象,便开始资助宁顺福利院。”

  “我……我也不仅仅是为了公司,福利院的孩子身世可怜,我也同情,对他们都很好……”

  陈益听不下去了:“得得得,你可闭嘴吧好不好?!”

  “别扯了别套了,没用!”

  “同情?对他们好?这是我听到的最恶心的笑话。”

  “人家的笑话是好笑,你的笑话是恶心!”

  “说重点!”

  白国祥神色变幻了几下,继续道:“后来,我和张梦霞走的很近,就邀请她去我的别墅……”

  陈益冷哼打断:“邀请?这个词用得好,我觉得还是改为诱骗吧,更贴切。”

  白国祥停顿片刻,说道:“到了别墅后,我和她发生了关系,然后失手杀了她。”

  简单一句话,直接略掉了所有过程,还给自己加了失手两个字。

  陈益皱眉,倒也没再说什么。

  多年前的事情,过程基本就是白国祥的一言堂。

  就算详细描述了的经过,也无法判断真假。

  对于张梦霞和王海琪,现在只关注结果即可。

  倒也不着急,审问才刚刚开始。

  陈益想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比如,为什么非要杀人。

  当时白国祥花钱资助,那个年代,在孩子们眼中的形象自然高大,诱奸很容易得手,何必杀人。

  是否,就是单纯的心理变态?

  如果是,导致心理变态的原因是什么?

  陈益不会放过白国祥,对方所有的一切,所有的秘密,他都会一点一点挖出来。

  正如之前对张晋刚的保证,会有一个最完美的结果。

  “王海琪呢?”

  白国祥道:“差不多也是这个过程。”

  陈益:“继续,赵若瑶,这次给我说仔细了,以前的事情可以糊弄,这次你就别想了。”

  “就从爱心捐助仪式开始说,为什么要亲自去参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