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倾元堂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97章 倾元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7章 倾元堂

  第97章倾元堂

  “不出意外的话,海外账户转账人和诬告唐一平的,是同一个吧?”卓云开口道。

  陈益点头:“这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本来是唐一平的卡,现在到了别人手里,是丢失,还是赠与呢?”

  卓云想了想,道:“丢失不太可能,我觉得是赠与。”

  “如果是丢失的话,唐一平为什么不挂失呢?难道银行卡太多记不清了?”

  陈益道:“分析这个问题的时候,还要考虑到神秘人的身份。”

  他给诬陷唐一平强奸的那个家伙,取了一个代号。

  “基于假设的前提,唐一平死于他杀,且是为唐一安报仇,那么神秘人和唐一安不仅认识,关系也一定极好。”

  “和唐一安关系很好的人,应该也和唐一平也认识。”

  “那么,银行卡赠与就比较合理了。”

  卓云:“能让唐一平赠与银行卡的人,必定关系极为亲近。”

  “呃……”

  “我勒个去!难不成是周之月?!”

  周之月和唐一平是情侣关系,并且两人谈恋爱的时间非常长,彼此肯定是有信任度的。

  唐一平拒绝结婚,又很喜欢周之月,那么赠与银行卡的行为完全有可能发生。

  陈益看了过去:“云哥,你聪明了不少,我刚才也想到了这个名字。”

  “不过银行卡的事情只有当事人知道,如果周之月涉案,直接去问的话恐怕对方不会说实话。”

  “这件事,需要从侧面了解。”

  “比如,周之月和唐一安的关系,是不是没有我们目前所了解的那么简单呢?”

  顺着陈益的思路,卓云充分发挥想象力:“周之月和唐一安关系极好,但唐一安因强奸罪入狱,周之月失望透顶,便选择和唐一平在一起。”

  “然后唐一安出狱后告诉周之月真相,可惜出车祸死了……不对不对。”

  “应该是唐一安出狱后先调查,发现始作俑者是唐一平,之后告诉了周之月真相,最终出车祸死了,周之月决定为唐一安复仇?”

  “诶?周之月看起来是个很精明的女人,会为了唐一安去杀人吗?”

  “而且她完全可以来一招斗转星移,让唐一平也尝尝被诬陷的滋味,难道就因为人死了,所以偏激?”

  陈益赶紧喊停:“云哥云哥,先别假设的那么远,脑子容易混乱,你这是要去写悬疑小说是吧?”

  “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来,先确定最开始的假设正不正确,然后再说。”

  闻言,卓云尴尬了一下,道:“好吧,没收住,没收住。”

  陈益转头:“江姐,唐一安一案的原告人身份查了吗?”

  江晓欣打开电脑:“查了,马慧茹,曾经是华通公司的前台。”

  “唐一安案件后,她获得了不菲的赔偿,辞职离开华通公司,自己开了一家美容院。”

  “后来可能是经营不利倒闭了,房产也卖掉,现在不知道在哪,名下手机号停用,估计躲起来了吧,不想让人找到。”

  “根据身份证使用记录看,没有离开阳城。”

  陈益:“什么时候倒闭的?”

  江晓欣:“时间挺近的,就在两年前。”

  “嗯?”这个时间让陈益好像抓住了什么,口中说道:“两年前还真是一个关键的……时间点啊。”

  卓云:“怎么讲?”

  陈益:“那张银行卡里的两百万,是两年前打进去。”

  “唐一平去倾元堂的时间,是两年前。”

  “现在马慧茹产业倒闭的时间,又是两年前。”

  “这么巧的吗?”

  卓云立即反应过来,非常自信道:“凶手在两年前开始复仇!”

  “马慧茹是诬告,她也是被报复的对象!”

  “而倾元堂里边的人,有问题!”

  陈益看向卓云,竖起了大拇指:“有想法。”

  卓云讪讪一笑,说道:“对不对?我觉得挺靠谱的。”

  陈益不置可否:“对不对不知道,至少无法反驳。”

  “很简单,我们去查。”

  “查了,就知道对不对了,事不宜迟,马上出发。”

  “江姐,想办法查一下马慧茹在哪,她总要住的吧?比如借住或者租房。”

  江晓欣点头:“好我知道了。”

  现在的调查过程开始顺畅起来。

  最主要的一条线由陈益卓云负责,而唐一安和马慧茹作为线索分支,便由刑侦支队其他人负责。

  想来如果最终都有结果的话,线索汇总起来,应该能对整体案件产生巨大的推动。

  下午。

  倾元堂。

  陈益卓云驱车来到了这里。

  当看到门口所排的长队后,算是验证了周之月和司机李胜国的话,是真的。

  倾元堂面积不大,但此刻门口已经站满了人,甚至还有大爷大妈自带小板凳,围坐在那里聊天,顺便等着叫号。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迈步上前。

  “大姐,排队呢?”

  陈益凑上前,笑着开口。

  虽然对方的年龄看起来和自己妈差不多,但是叫人都是往年轻了叫。

  被称呼大姐的中年妇女转头,看到是两个帅气小伙后,露出笑容:“是啊,排队,最近一段时间腰不好,过来让黄大夫看看。”

  “你们也是来看病的吗?年纪轻轻不应该啊。”

  不等陈益开口,旁边另一位中年妇女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工作压力大,身体不舒服很正常。”

  “小伙子,钱可以慢慢赚,身体可不能垮了。”

  陈益笑道:“您说的是。”

  “大姐,我们第一次过来,这家叫什么……倾元堂,里面的大夫很厉害吗?”

  对方回应:“很厉害啊,伱看有这么多人排队。”

  “多少年了,我们有点小毛病不用去医院,来这里让大夫把把脉,吃几幅中药绝对就能好。”

  “不信的话,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保证以后你会经常过来。”

  说完,她似乎觉得最后一句话有歧义,年纪轻轻的这不是诅咒人家么,连忙改口:“我的意思是会很满意。”

  陈益含笑点头:“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谢谢。”

  聊了两句后,两人上前挤进正门。

  大厅里的人少了很多,放眼望去,有三名中医大夫坐诊,还有一位年龄不小了,正在负责收号发号以及抓药事宜。

  陈益转头看向墙壁,上面挂着四名大夫的简介。

  刘新水,倾元堂的创始人,看照片,正是那位没有坐诊的大夫。

  往右排列,分别是齐杰,卓田飞,黄大林。

  刚才门口中年妇女所说的黄大夫,应该就是最后这位黄大林了。

  名字很普通,但医术显然得到了所有人的肯定。

  “云哥,还有和你同姓的。”陈益指着卓田飞说道。

  卓云咧嘴:“咋了,我还得去问问是不是亲戚?”

  陈益笑了笑,迈步来到刘新水面前。

  看到有新面孔,刘新水扭头询问:“两位哪里不舒服吗?”

  陈益掏出证件,客气道:“刘大夫你好,市局刑警,看您很忙,能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您放心,几分钟就行。”

  “刑警?”

  刘新水奇怪了一下,倒也没有拒绝,毕竟配合警方调查是每个公民的义务,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

  “可以,请跟我进来吧。”

  陈益:“好的,谢谢您。”

  刘新水:“没事没事,应该的。”

  两人跟着刘新水通过药柜旁边,进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不大,有三张小床,应该是后续治疗的地方。

  中医不仅仅是把脉开药,还有推拿针灸。

  现在房间里暂时没人。

  “两位警官,有什么事就问吧,咱们抓紧时间。”刘新水开口。

  陈益点头:“好的,感谢。”

  “刘大夫,您还记得唐一平吗?”

  听到这个名字,刘新水想了想,点头道:“哦我记得,这几年他经常过来调理身体,而且出手很大方,对他我印象还是比较深的。”

  陈益:“具体是几年?”

  刘新水:“两年吧。”

  陈益:“他是什么病?”

  刘新水道:“也没什么,不算病,现在生活节奏那么快,长时间工作劳累很容易留下暗疾。”

  “若是不好好调理的话,时间长了就有可能发展成疾病。”

  “我记得他是腰间盘有突出,是常年久坐带来的,还有肾虚,盗汗,失眠等等。”

  “虽然都是小问题,但加起来也挺难受的。”

  陈益:“心脏有问题吗?”

  刘新水一愣:“心脏?没有吧,他没说过心脏不舒服,而且从脉象也没看出来。”

  陈益:“请问是谁给他治疗的?”

  刘新水:“黄大林。”

  陈益:“方便我问问他吗?”

  刘新水迟疑:“这……”

  “警官,你也看到了,外面这么忙,要不等晚上下班再说?”

  陈益没有坚持,外面那么多人的确很忙,实在是不好打扰人家做生意,而且对前来问诊的病人也有影响。

  “好的,那我们晚点再来吧。”

  “对了还有一件事,唐一平具体接受了哪些治疗方案呢?只吃中药吗?”

  刘新水:“当然不是,针灸和推拿都有着很大的辅助作用。”

  陈益点头:“好的谢谢。”

  两人离开了倾元堂。

  站在门口,陈益回头看了一眼倾元堂的招牌,若有若思,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一旁的卓云询问。

  陈益安静了一会,说道:“云哥,你说针灸能杀人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