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第二人格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129章 第二人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9章 第二人格

  第129章第二人格

  “用……用锤子砸死的?和……和我一样?”

  洪永田喃喃自语,整个人失去控制,摔倒在沙发上。

  脑海中,两幅不停交错,一副是曾经发生过的场景,另一幅是想象中的画面。

  自己,用锤子砸死了女儿的宠物。

  女儿,用锤子砸死了人,现在已经被抓了。

  杀人罪,最严重的可是死刑啊!

  “我……我的错?我害了珊珊?我……我毁了珊珊?”

  洪永田口中不停重复,整个人显得有些魔怔,一连串的噩耗不停的冲击心神,也不知他是否能承受的住。

  面前,侯娟更加愤怒,谩骂声又开始了,但洪永田仿佛什么都听不到,只是瘫在那里,双目无神的盯着上方的天花板。

  准确的说,是散瞳下的虚空。

  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后悔还是愧疚?都已经晚了。

  许久之后,侯娟似乎是骂累了,想到已经毁掉的女儿,失声痛哭。

  她或许也在后悔,后悔自己当年为什么没有阻止洪永田。

  陈益几人沉默,心中暗叹,没有人说话。

  孩子需要的不是钢爪下的控制,而是规则下相对自由的环境,个人优秀自然很好,就算平庸也没什么,生理和心理上的健康成长,才最为重要。

  过于强求,只会适得其反。

  还有,杀生不虐生,洪永田能下得去手也真够可以的,其实完全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式,哪怕是送人或者卖掉,也比杀了好。

  更何况,是当着孩子的面杀,这可真是一点也不考虑孩子的感受。

  可能,洪永田正是从小在农村长大,见多了鸡鸭鹅狗猫的死亡,才会对动物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最终,在自己的女儿心中,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而这个心理阴影是长久性的,经过发酵之后,导致了洪珊珊人格的缺失,第二人格的诞生。

  “我女儿,会被判死刑吗?”某一刻,洪永田的声音突然响起。

  他依然倒在那里,看着前方洁白的天花板,一脸的绝望。

  陈益开口:“不知道,这是法院的事情。”

  “洪先生,侯女士,该问的已经问了,该知道也已经知道,我们就先走了。”

  自始至终,茶几上的杯子一动都没有动过,如同装饰品,孤独清寂的摆放在那里,陪衬这个冰冷的家。

  也许洪珊珊感受过家的温暖,但更多的,是不该承受的“血腥”。

  很多成年人都无法直面杀生场景,更别说是一个小女孩了。

  那种震荡耳膜直击心灵的惨叫和哀嚎,洪珊珊恐怕一辈子也无法忘却。

  说完,陈益站起了身。

  洪永田和侯娟对此没有任何反应,他们这一刻仿佛失去了灵魂,对周围一切都充耳不闻。

  几人离开了这个家。

  楼下,陈益停住脚步,点燃了一根香烟。

  不知是应景还是讽刺,前方不远处刚好有一家三口路过,也是女儿。

  女儿手中牵着一根绳子,绳子那头是一只可爱的小狗,它一边走一边嗅,还不时回头看看自己的小主人还在不在。

  女儿笑的很开心,一家三口都笑的很开心。

  这一幕让卓云咧嘴:“什么事啊这叫,哪有当着自己女儿面杀生的,有病啊!”

  “我真是服了,啥样的人都有!”

  陈益缓缓吐出一口烟雾,开口道:“可惜啊,一个女孩就这么毁了,彭默也成为了牺牲品。”

  “走吧,让我们去见见另一个洪珊珊。”

  ……

  市局。

  审讯室。

  陈益坐在了洪珊珊面前,她还是那副无辜胆怯的样子,配合长不大一般的娃娃脸,惹人怜惜。

  “我真的没有杀人,你相信我!”

  不等陈益开口,洪珊珊声音响起,隐隐间已经带上了哭腔。

  陈益看着眼前的女孩,微微叹气:“梦里杀过吗?”

  “梦里?”

  洪珊珊愣了一下,继而沉默。

  陈益:“我不知道你们的记忆互通多少,但你一直有一个朋友,是吗?”

  此话让洪珊珊身体颤抖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

  陈益目光中闪过一丝不忍,很快坚定起来,缓声开口:“珊珊啊,我来给伱讲个故事吧。”

  “从前啊,有一个女孩,她很喜欢小动物,也如愿以偿的养了一只小猫。”

  “她很喜欢这只小猫,并给它取名……毛毛。”

  毛毛这两个字,让洪珊珊整个人身体一紧,双手也握成了拳头。

  陈益:“女孩和毛毛很快成为了朋友,这是女孩记忆中,最快乐的时光。”

  “在她眼中,世界是美好的,无忧无虑,还有着陪伴自己的毛毛。”

  “可是在之后的某一天,一个男人拿着锤子,狠狠砸在了毛毛的头上,毛毛发出凄厉的惨叫,痛苦的哀嚎。”

  “它想逃,但是逃不出男人的魔爪。”

  “它想求救,但你根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毛毛惨死在男人的锤下。”

  “后来,女孩又有了第二个朋友,它叫小黑。”

  “小黑比毛毛更加懂事,更加听话,你们漫步在小区的花园里,那是女孩最后的美好记忆。”

  “那个男人又来了,他拿着同样的锤子,用同样的方式,砸向小黑的脑袋。”

  “小黑惨叫,抽搐,脑袋碎裂,在女孩面前停止了呼吸。”

  “女孩无力啊,她根本无法阻止那个男人挥动锤子,有时候她想,如果自己是一个强壮的人该多好,如果自己是一个力大无穷的人,是一个有勇气的人,就可以冲上去夺掉男人手中的锤子。”

  “再后来,女孩又有了一个朋友,他叫董玉波……”

  “别说了!!”

  洪珊珊猛地抬头,死死盯着陈益。

  她眼神中纯真在此刻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心生寒意的阴冷和无情。

  “好玩吗?”

  说出这三个字,洪珊珊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带着嘲讽,和扑面而来的心悸。

  这一幕,仿佛让整个审讯室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

  负责记录的警员,亦是吃惊的看着眼前换了一个人的女孩,反差之大,难以言喻。

  观察室那边也骚动起来,所有人面露惊疑,这就是另一个洪珊珊吗?

  陈益和洪珊珊对视了一会,起身拿着椅子,坐到了近处。

  自始至终,洪珊珊那阴郁的双目,一直在跟随陈益的身影移动。

  甚至,连双腿都是微微弯曲,如同蛰伏捕食的猎豹。

  整个人,如同进入戒备和进攻状态。

  若不是被带着手铐,旁观的人甚至怀疑这个女孩能直接动手扑上来,利用身上一切所能利用的器官,对陈益展开疯狂的袭杀。

  双手,牙齿,都是她的工具。

  陈益距离洪珊珊不足半米,他伸手翻了翻,翻出了一盒烟,随即默默点燃。

  “我问你好玩吗?”

  洪珊珊口齿微涨,沙哑低沉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呢喃。

  陈益点燃香烟,深深吸了一口,说道:“杀人好玩吗?”

  洪珊珊冷笑:“挺好玩的,浑身无与伦比的舒畅,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再多杀几个。”

  陈益:“有目标吗?”

  洪珊珊:“有啊,洪永田算一个。”

  陈益:“他是你父亲。”

  洪珊珊奇怪:“那又怎么了?父亲不能杀吗?多有意思。”

  “砸碎他的脑袋,场面一定很美妙,想想就激动。”

  说话的同时,她还抬手试探了几下,就好像手中真的拿着一个锤子。

  所有人鸦雀无声,他们很难想象这番话,竟然会从一个女孩口中说出来,而且说的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似乎杀人对她来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一样的理所当然。

  陈益摇头叹气:“没想到,早年的事情能对你造成这么大的刺激,让你的第二人格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第二人格越黑暗,越能说明主人格的绝望和渴望。

  洪珊珊当年没有当场崩溃被送进精神病院,还真是奇迹。

  洪珊珊咧嘴一笑,笑容让人心生胆寒:“感情?那是什么东西?”

  陈益诧异。

  这所谓的第二人格,怎么感觉傻萌傻萌的,难道没有拥有主人格完整的情感认知吗?

  双重人格,果然是复杂的很。

  他略微沉默,解释道:“就如同……你和珊珊的关系。”

  洪珊珊若有所思:“哦……懂了。”

  陈益:“你有名字吗?”

  洪珊珊:“你是白痴吗?我叫洪珊珊。”

  陈益沉默了一会,道:“彭默是你杀的?”

  洪珊珊:“是,怎么了?”

  陈益:“为什么。”

  洪珊珊笑道:“珊珊受欺负了,我出来帮帮她。”

  陈益:“说过程,详细过程。”

  洪珊珊反问:“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陈益:“因为你如果不说的话,珊珊会经历无数次质问,也许你们会吵架。”

  洪珊珊想了想,点头道:“好吧。”

  ……

  案发当晚。

  凌晨两点。

  海云公寓。

  一身黑衣的洪珊珊靠在吧台,一边摇晃手中的红酒杯,一边看着指纹锁被解开的房门。

  房门打开,彭默迈步走进。

  看到洪珊珊,他眉头皱起:“你怎么先到了,怎么进来的?只有我和阿波知道密码才对,他也告诉你了?”

  洪珊珊抬手喝了一口红酒,轻笑道:“当然是输入密码进来的,只允许你知道密码,不允许我们家珊珊知道吗?”

  “你们家珊珊?”彭默愣了一下,眉头皱的更深,“你有病吧?”

  洪珊珊耸了耸肩,转身道:“坐吧,我们聊聊。”

  彭默冷哼,来到客厅坐下:“约我过来到底什么事?如果你想劝我离开,别妄想了。”

  “阿波不是属于你的,是属于我的。”

  洪珊珊走了过来,单手搭在他的肩上:“那可说不准哦。”

  彭默看了一眼肩膀上的手,很是嫌弃的甩开:“别碰我,你们这些女人,就知道对男人死缠烂打,真是无聊。”

  洪珊珊不以为意:“你不也是吗?”

  彭默:“我不是,我和阿波是真心相爱的。”

  洪珊珊:“真心相爱?听珊珊说,只有男人和女人才会真心相爱,你们这种属于畸形。”

  此话让彭默变成被踩到尾巴的猫,激动道:“胡说八道!你……你说什么?听珊珊说?你精神分裂啊!”

  洪珊珊笑了笑,把手里的酒杯递了过去:“喝点?”

  彭默身体后仰,一脸厌恶:“你都喝过了,恶心!”

  洪珊珊笑的更开心了,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转身来到吧台。

  “你为什么要欺负珊珊呢?”

  彭默:“别装可爱,还欺负珊珊,真恶心。”

  “我只想告诉你,阿波不是你的,是我的。”

  “你以为他曾经跟你在一起过就是你的了?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

  “我还听阿波说,你是一个控制狂?哼,真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你以为他在你的控制下,其实他一直在我的控制下,我想什么时候收走,就什么时候收走!”

  “现在我反悔了,我要把他从你身边拿走,你也别白费力气了,赶紧消失吧。”

  吧台,听着彭默的话,洪珊珊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伴随着眼神眯起,杀意迸发而出。

  “你……说什么?”

  彭默头也不回道:“你聋啊?”

  洪珊珊迈步走来,此时手里拎着一把锤子。

  “想什么时候收走,就什么时候收走?”

  “原来如此,但如果……我比你更强大呢?我就可以阻止你了,就像当年,我真希望能阻止那个男人,挥动手中的锤子。”

  彭默下意识回头:“你说啥……”

  砰!

  迎接他的,是洪珊珊砸来的锤子。

  彭默遭受重击,身体猛地扑在茶几上。

  “你……”

  洪珊珊上前,继续砸了第二下。

  砰!

  然后就是第三下,第四下……

  “现在你还能收走吗?你收一个我看看啊,哈哈。”

  洪珊珊开心的起飞,砸了五下后,感觉浑身舒畅起来。

  看着趴在茶几上的尸体,她抬手捋了捋垂下的发丝。

  “既然你和董玉波关系那么好,那就天天睡在一起吧,想必他也会很开心。”

  ……

  审讯室,当洪珊珊声音落下,陈益看着她眉飞色舞的表情,神色古怪起来。

  眼前发生的事情,耳边听到的故事,可真是够玄幻的。

  果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案子查起来不难,然而过程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离奇无比。

  “锤子在哪买的?”

  洪珊珊:“商店。”

  陈益:“地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