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姜凡磊的项目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130章 姜凡磊的项目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0章 姜凡磊的项目

  第130章姜凡磊的项目

  在审讯进行的同时,洪永田和侯娟到了。

  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就算无法接受,也不可能还在家里坐得住,肯定要来市局看看。

  这可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唯一的孩子。

  此时,审讯室的房门打开,陈益率先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是带着手铐,低头缓步前行的洪珊珊。

  “珊珊!”

  洪永田夫妻看到后,极为心疼,控制不住的想要冲上来,但是立即被附近的警员给拦住。

  “对不起,不能和嫌疑人有任何接触!”

  “抱歉,请退后!”

  洪珊珊停住脚步,抬起了头,她眼神中的阴冷消失,恢复了迷茫。

  看到自己父母后,迷茫立即被惊慌失措所代替。

  “珊珊!”洪永田大喊,一脸的痛苦。

  洪珊珊抿了抿嘴,双瞳内浮上一抹复杂,继而深深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爸,妈。”

  她只说了一句话,便转身离去。

  “珊珊!爸对不起你!”

  望着洪珊珊离去的背影,洪永田失声哭泣,人也半坐在了地上。

  听得此话,洪珊珊身躯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回头。

  众人看着这一幕,皆是摇头。

  洪珊珊其实是个可怜人,但同样彭默无辜,不应该死在她的手中。

  根在洪永田身上,只能说他选错了教育方式吧,余生,会一直活在后悔和自责中。

  这是间接毁掉了两个家庭。

  洪珊珊被带到了留置室,这两天会押往看守所。

  洪永田夫妇状态极差,暂时被安置在了休息室,有经验丰富的老刑警在照看疏导。

  办案大厅,陈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仰头一饮而尽。

  此案宣告结束,但大家的心情都比较沉重,可能是因为受害者和嫌疑人,都不算罪大恶极吧。

  一个无辜被杀,一个人格受损,令人唏嘘。

  “洪珊珊偷偷记住了董玉波家里的密码,看来是占有欲在作怪了。”

  声音响起,说话的是卓云。

  “你们说她是真的爱董玉波呢,还是把董玉波当成了自己的宠物?”

  众人望了过来,这件事还真值得推敲和讨论,恐怕洪珊珊自己也不知道答案吧。

  男女之间,按理说应该属于爱情,但洪珊珊有着人格障碍,毛毛和小黑的死在记忆中永远挥之不去,现在有了董玉波这样一个男朋友,也许潜意识,会将他当作半个宠物对待。

  当彭默想夺走自己宠物的时候,激起了洪珊珊的黑暗人格。

  这次洪珊珊没有像当年恐惧父亲一样恐惧彭默,而是使用和父亲相同的方式,残忍结束了彭默的生命。

  连带着,董玉波也没有放过,差点吓出毛病。

  这应该就是发泄吧,发泄当年的压抑。

  “应该……都有吧。”江晓欣说道。

  卓云微微点头:“也许吧。”

  “说记忆互通,又没完全互通,两人就好像是在梦里聊过天一样……”

  “另一个人说,我帮你杀了他,洪珊珊自己说:可以。”

  “然后,彭默就死了。”

  听着几人的聊天,陈益没有参与其中,自顾自的坐在那里喝水,有些时候想太多也没什么用,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洪珊珊的内心,或许只有资深的心理专家才能尝试走进去。

  当天,秦飞将整理好的简略卷宗交给了陈益。

  这是他刚来市局刑侦支队所参与的第一个案子,收获还是很多的,他还需要更多时间,去消化过程中的经验,将其真正变成自己的东西。

  办公室,陈益在跟张晋刚做着汇报,表示此案案结。

  “双重人格,当真少见啊。”张晋刚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看向陈益,“工作做得很好,看来伱对副队长身份适应的很快。”

  陈益笑了笑,道:“这有啥可适应的,和以前一样,案子该怎么查还是怎么查,大家共同努力,区别其实不是很大。”

  张晋刚:“压力也感觉不到?”

  普通警员和队长,所承受的压力肯定是不一样的,前者只需要面对来自队长的压力即可,不必面对案件侦破的压力。

  而队长就不一样了,案子如果破不了,所有的问责,都将集中在自己身上。

  陈益开口:“压力当然是有,没当队长之前也有,责任是每个人的,而不是队长一个人的。”

  “破案欲望来自刑警的职责,而非压力。”

  “嗯?”这话让张晋刚听起来极为舒适满意,开玩笑道:“怎么搞的跟面试似的,我现在知道去年你面试的时候,主考官为什么会给你这么高的分数了,甚至都承担着审查的压力,这里边也不仅仅是因为我。”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心话,但并不是所有警察,都有这个觉悟。”

  “真是没有看错你啊。”

  陈益笑道:“谢张局夸奖。”

  张晋刚嗯了一声:“行,你去忙吧。”

  “哦对了,新来的那个叫秦飞的表现如何?”

  陈益刚要起身,闻言迟疑了一下,实话实说道:“中规中矩,暂时没什么令人惊艳的地方。”

  “不过这小子属于成长型,学习能力很强,执行力也很强,未来发展还是很乐观的。”

  张晋刚微微点头:“行,我知道了,如果真是个好苗子,那你就尽力培养,为我们市局刑侦支队增添新的血液。”

  陈益:“是,张局,我会的。”

  ……

  下班之前,陈益接到了来自姜凡磊的电话,对方表示今晚要请自己吃饭。

  “好啊,去哪吃?”

  他没问缘由,大家离的这么近彼此又是哥们,偶尔聚个餐很正常,不需要理由。

  吃饭聊天吹牛皮,就是唯一的理由。

  姜凡磊:“宴樽坊吧。”

  陈益:“宴樽坊?吃个便饭去这么高档的地方干什么?”

  姜凡磊笑道:“我最近研究了一个项目,你帮我参谋参谋呗?”

  陈益:“项目?什么项目?你个万恶的车贩子能有什么好项目?”

  姜凡磊:“说什么呢?什么叫万恶的车贩子?你的车不是我给你买的是吧?”

  陈益:“上次抓人撞坏了,你再给我买一辆吧。”

  姜凡磊:“你这是赤裸裸的索贿?”

  陈益:“没事,我不怕。”

  姜凡磊:“滚蛋,真有项目,而且高雅的很,你肯定感兴趣,要不要入股啊?”

  陈益:“大哥,我是刑警。”

  姜凡磊:“刑警怎么了,入股也不行?”

  陈益轻咳:“听我给你念,严禁以个人或他人名义经商办企业,或者以入股、中介、受聘等形式从事营利经营活动。”

  “清楚不?”

  姜凡磊沉默了一会,说道:“靠!这也太坑了吧!你这警察当的,我真是服了!”

  陈益:“怎么着,缺钱?”

  姜凡磊:“还好还好,见面再说吧。”

  陈益:“行,能带家属吗?”

  姜凡磊:“……”

  挂掉电话后,陈益起身来到法医室。

  “书瑜,收拾东西带你去吃大户。”陈益笑着开口。

  听到吃,本来疲惫的方书瑜立即精神起来,好奇道:“去哪吃?”

  陈益:“宴樽坊。”

  方书瑜觉得耳熟,想了一会后,惊讶道:“那个地方很贵的,没事去那干什么?”

  陈益乐了:“姜凡磊组的局,就我们三个,说是有一个项目要和我商量。”

  “本来我估摸这小子应该是想拉着我一起干,以示诚意选择了宴樽坊准备描绘蓝图,可惜咱有规定啊,他有点傻眼,说出去的话也收不回来了。”

  “今晚多吃点,不要怕胖,胖了我也喜欢你。”

  方书瑜翻了翻白眼,颇为可爱:“这叫什么话,说的好像我很能吃似的。”

  陈益:“你……”

  他想说你确实很能吃,临时改口:“你是胃口好,胃口好身体就好,多少人羡慕不来。”

  方书瑜无奈:“行了别贫了,我收拾东西换身衣服,你出去等我一会吧。”

  陈益:“行。”

  刚出法医室的门,一道身影扑了过来,让条件反射的陈益差点没来个擒拿过肩摔。

  看着把自己抱住的卓云,陈益无语:“云哥,没病吧?”

  卓云嘿嘿一笑:“陈大队长,又和方大美女去哪吃饭啊?带着我吧?”

  陈益:“上次不是刚请完吗?”

  卓云:“一次哪够啊,多来几次,我想念海鲜自助了。”

  陈益挣脱开,表示无能为力:“今天是朋友组的局啊,你要去也行。”

  闻言,卓云摆手:“那算了。”

  别人的圈子不要强融,这点情商卓云还是有的。

  陈益笑道:“周日晚上,我请客。”

  卓云目光亮起:“感谢陈土豪送来的海鲜大餐!!祝您和方法医有一个美好销魂的夜晚。”

  关系很好的刑警都是过命交情,执行任务的时候是可以交托后背的,陈益壕无人性,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只会增加感情。

  到了下班点,陈益和方书瑜离开了市局。

  ……

  宴樽坊,包厢,房门打开,陈益和方书瑜走了进来。

  让陈益没想到的是,姜凡磊这家伙不仅把菜给点完了,而且还都已经上齐,此时正自己品着红酒在那吃呢。

  “姜凡磊,请客自己先吃,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可真行啊!”

  陈益无力吐糟,给方书瑜拉出一个椅子,随即坐在了旁边。

  姜凡磊连忙将口中食物咽了下去,讪讪一笑:“真是不好意思,饿了,饿了,不要在意细节。”

  “来来来,快吃快吃。”

  “方法医,我就点了几个菜,你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点。”

  不等方书瑜回应,陈益已经拿出手机扫码,将电子菜单递了过去。

  “书瑜,照贵的点!”

  方书瑜早已习惯了两人难能可贵的兄弟友情,含笑接过手机,认真翻看起来。

  陈益将红酒转到自己跟前倒了一杯,说道:“说说吧,电话里的项目,什么情况?”

  “哦我知道了,你不仅要做阳城的车贩子,还要做全国的车贩子,是不是?”

  姜凡磊晃动手中的红酒杯,笑道:“哪能呢,我不是说了,要高端大气上档次。”

  “南边有一个湖心岛,我把它盘下来了。”

  陈益奇怪:“你盘那玩意干什么?”

  阳城往南确实有一个内陆湖,面积不大,周围环境也一般,所以并没有发展起来。

  姜凡磊所说的湖心岛的确存在,那个地方给大家的印象就是一座破塔,年代也不是很久远,不存在考古和文物价值,随时可以拆掉。

  曾经好像有人开发过,但效果一般,时间长了也就没人关注了。

  姜凡磊:“改建成酒店度假村啊。”

  闻言,陈益吃了一惊:“卧槽!你最近发财了?烧得慌啊?”

  酒店,可不便宜。

  姜凡磊冲其摇了摇手指:“这你就不懂了吧,湖心岛湖心岛,重点是什么?是湖,不是岛。”

  “以前那些人啊,就知道把目光放在岛上,而忽略了周围的湖。”

  “给我两年的时间,我绝对能把它改造成全阳城风景最好的酒店,集休闲娱乐为一体,你说靠不靠谱?”

  陈益喝了一口红酒,不置可否:“也许吧,听起来不错,这个问题等两年后我再回答你。”

  “搞了半天,这就是你所谓的项目啊?”

  姜凡磊点头:“是啊,我准备转型搞旅游开发,咱们阳城这几年在急速发展期,旅游行业框架很快就能建立起来,等一切尘埃落定了再去做可就晚了。”

  陈益不感兴趣:“好吧,你加油,我就是个小警察给不了意见,到时候给我一张终生免费的卡就行。”

  姜凡磊一拍胸脯:“就咱俩这关系,我给你长包一个总统套房!”

  陈益:“你可拉倒吧,第二天举报信就得摆在领导的桌面上。”

  此时方书瑜点完菜,将手机还给了陈益,看向姜凡磊笑着开口:“那个地方我知道,现在虽然不起眼,但多年后肯定会是阳城地标级区域。”

  “酒店的话……挺好的。”

  姜凡磊笑了:“瞅瞅,瞅瞅,人家方法医懂的都比你多。”

  “你啊,当了警察之后人都傻了。”

  方书瑜忍住笑,看了陈益一眼,如果对方傻的话,那整个刑侦支队恐怕就没有聪明人了。

  只能说职业不同,关注点自然也就不一样,湖心岛那边的事情她也是听父亲说的,阳城未来肯定会往南继续发展。

  这么好的地方,绕不过去的。

  姜凡磊能提前将湖心岛给盘下来,非常有商业眼光,看得很远。

  就算现在不赚钱,以后租出去也不会吃亏。

  陈益有些郁闷,开口道:“明天我让我爸把它买下来。”

  姜凡磊嘿嘿笑道:“我已经拿到合同了,你等几十年吧。”

  陈益:“违约金我帮对方付,价格随便开,我等个毛等个线等个毛线。”

  姜凡磊神色一僵,对方虽然在开玩笑,但陈家绝对有这个人脉和财力。

  “陈哥,来来来,喝酒,小弟给你倒,消消气,呵呵。”

  陈益这才舒坦,拿起了筷子。

  方书瑜觉得有趣,有的时候陈益也有可爱顽皮的一面,和在命案现场的冷静睿智产生强烈的反差。

  可能,这就是他自我调节压力的方式,脑子里不能天天装着那些血腥黑暗的东西。

  饭吃到一半,姜凡磊又重复了一遍电话里的问题:“你真不能入股啊?这项目绝对稳赚不赔,那可太可惜了。”

  陈益无奈:“真不能,有规定的。”

  “你要是缺钱,我把公司负责开发的经理联系方式给你。”

  姜凡磊:“不是缺钱,我这不是想着你么。”

  “你想想,未来在湖心岛,一座全阳城最完美的酒店拔地而起,而酒店的主人是咱兄弟俩,没事的时候去聚聚餐钓钓鱼,多美妙的生活。”

  陈益略微沉默,确实是一副很好的画面,可惜他处在刑侦的世界而不是搞钱的世界。

  “谢了,到时候一定给你捧场。”

  姜凡磊有这份心,他还是颇为感动的。

  大部分情况下朋友最好不要合伙开公司,容易闹僵,但也有例外,主要看人。

  姜凡磊:“谢啥,咱俩谁跟谁。”

  说完,面露憧憬:“未来,我将会是阳城著名的企业家,产业遍布全国。”

  “而你,明年是副组长,后年是组长,大后年是副支队长,用不了五年就是支队了……额,有点快了是吧?没事,目标要远大。”

  正在吃饭的方书瑜抬头看了他一眼。

  陈益面无表情道:“我已经是副支队长了,还什么大后年。”

  姜凡磊愣了一下,继而瞪大眼睛:“你说啥玩意?!”

  陈益重复:“我已经是副支队长了。”

  姜凡磊表情呆住,随即吐槽:“你不吹牛能死啊!!”

  这种事的离谱程度,跟白手起家一月赚到一个亿没什么太大区别。

  陈益耸肩:“真的。”

  姜凡磊呵呵一笑,看向方书瑜:“方法医,你男朋友是不是有妄想症啊?”

  方书瑜摇头笑了笑,道:“他没骗你。”

  姜凡磊:“????”

  他看了看方书瑜,又看了看陈益。

  “组团吹牛是吧?”

  陈益:“这年头,真诚换不来信任。”

  说完,他拿出证件拍在了桌子上。

  “警官证,认字吗?”

  警官证和警察证不是一个东西,前者一般针对具备一定行为权限的警察,后者一般针对辅警巡警等警务协助人员。

  一个表明执法权利,一个表明执法资格,其中区别还是很大的。

  见状,姜凡磊连忙起身来到陈益这边,拿起证件翻看。

  很快,他的表情越发惊愕。

  “陈益,你特么坐火箭啊!!”

  在他的认知中,这件事相当扯淡,怎么可能?

  陈益抽回了姜凡磊手中的证件,淡声道:“这叫实力,懂不懂?行了我的纳税人,赶紧坐下吧。”

  “还有,把你的嘴巴合上。”

  姜凡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嘴巴张的老大。

  “陈益,我服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回到座位的姜凡磊冲陈益竖起了大拇指,同时心中也好奇,如此快的升迁速度,肯定需要理由啊。

  难道就因为上次破了王立华被杀一案?

  不可能啊,太勉强了,相当相当的……勉强,他甚至怀疑是不是陈志耀给陈益想的办法。

  陈益轻笑:“很简单,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姜凡磊无奈:“不说算了。”

  自己的好哥们摇身一变成了市局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了吹嘘的资本。

  不过这件事比较敏感,也许会给陈益带来麻烦,他也只能想想。

  随着时间的推移,饭局快要结束,方书瑜随口问了一句:“陈益,周末有什么安排啊?”

  陈益:“周日值班,周六没想过,你说呢?”

  方书瑜:“去郊区玩玩吗?亲近大自然逛一逛。”

  陈益笑着点头:“好啊,我没有意见。”

  对面,姜凡磊盯着两人,此刻突然开口:“我能去吗?”

  两人齐齐转头,脸上很默契的有了古怪。

  “你……去?”陈益认真打量姜凡磊,狐疑道:“你对电灯泡这个身份,有着很深的执着吗?”

  闻言,姜凡磊尴尬了一下,道:“你们去郊区,肯定往南啊,可以顺便看看我的湖心岛,我自己多孤单。”

  陈益果断拒绝:“做梦。”

  姜凡磊:“所有消费我买单。”

  陈益:“不行,不差钱。”

  姜凡磊转而看向方书瑜:“方法医……”

  方书瑜抬手摸了摸洁白无瑕疵的额头,说道:“要不一起吧。”

  陈益:“????”

  “书瑜,心软有时候可是缺点。”

  姜凡磊欣喜:“周末我开车,一切费用我包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见状,陈益只能被动认命。

  ……

  时间来到周六上午。

  姜凡磊开车接上陈益和方书瑜,三人向着郊区赶去,那里是阳城为数不多的旅游景点,但里面没什么好玩的,而且作为本地人也都看腻了,在周边逛逛就挺好。

  主要是休闲放松,其他的倒显得不那么重要。

  “前面好像是宁顺福利院了。”中途,方书瑜突然开口。

  陈益转头,这的确是去宁顺福利院的路,正好顺道。

  “宁顺福利院?什么地方?”开车的姜凡磊疑惑。

  两人没有回答他,有些奇怪的看着前方建筑。

  本应该荒凉的宁顺福利院,今天似乎热闹起来,门口停着不少车,还有站在门口抽烟的施工工人。

  “要拆了吗?”

  陈益思绪回到去年,荒废的地方,总不可能一直荒废下去,却不知拆掉后会盖什么。

  “慢一点。”

  听到陈益的话,姜凡磊松开了油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