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阿瑛,冷静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161章 阿瑛,冷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1章 阿瑛,冷静

  第161章阿瑛,冷静

  方书瑜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当然,也可能是自己想歪了。

  以她对陈益的了解,调戏的可能性比较大,走了一趟江城人都学坏了,是江城市局刑侦支队长教的吗?

  (赵启明:????)

  “行啊,你想吃什么?”

  方书瑜平复小鹿乱撞的心情,离开了陈益的怀抱。

  失去柔软的触感,陈益有些怅然若失,走过来笑道:“都行啊,这个天气我觉得火锅刚刚好。”

  说着,他看向桌面上的书籍和手稿,都是法医相关的资料。

  “你师父给你的?”

  他好奇拿起那份手稿看了看。

  方书瑜用自己的杯子给陈益倒水,递了过去:“是啊,那是师父压箱底的东西,要是能全部学会融会贯通的话,我的专业水平也能更上一层楼了。”

  陈益接过对方递来的水喝了一口,略微翻了翻,点头道:“前主任法医的确非常有经验,尤其是繁荣之初那个年代,留下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啊,伱确实应该好好学习,包括我也是。”

  那个时候犯罪率相对还是比较高的,而且刑侦技术并不完善,DNA鉴定技术也刚刚引进不久,监控摄像头也还未大规模普及使用。

  这种情况下,不论是违法案件还是犯罪案件,调查起来难度都很高。

  尤其是,比较复杂的命案。

  法医这个职业,在当时就显得非常重要了,可以说是破案的关键点。

  法医能从尸体上找到多少线索,往往代表着案件能有多大进展。

  现在不一样了,网络发达,刑事侦查重心渐渐不在尸体身上,尸检报告虽依然重要,但有些时候只是辅助。

  更多的,是依靠现代刑侦科学技术。

  当然,若遇到不明身份,现场监控匮乏的抛尸案,法医的作用就很突出了,放在以前更明显。

  比如这份手稿上,就有一个案例。

  看到陈益有些认真,方书瑜凑过来瞅了一眼,说道:“二十年前的案子,无头女尸,此案是师父的成名案例,通过尸检为侦查人员提供了大量线索,不但短时间内锁定了死者身份,还迅速找到了第一案发现场。”

  “案件过程倒是不复杂,找到了第一案发现场,就等于找到了凶手。”

  “难点就在于,如何确定身份。”

  陈益微微点头,翻到了第二页,口中说道:“抛尸现场没有监控,失踪报案没有符合身份的人,DNA数据库就更不用说了,而且指纹库也刚刚建立不久。”

  “凶手选择砍掉了死者的头颅,显然就是为了隐瞒死者身份。”

  “因为他知道,一旦警方锁定了死者身份,会第一时间将怀疑的目光指向他。”

  方书瑜道:“没错,事实证明的确如此,侦查人员找到第一案发现场后,立即在现场发现了大量血迹。”

  “这个案子,是奸杀。”

  “抓到凶手后,凶手还辩解自己是过失杀人,在强奸过程中导致的死者死亡,根本不知道死者是怎么死的。”

  过失杀人和故意杀人,是两个概念。

  陈益继续往后翻:“这种情况是存在的,比如受害者有基础疾病,或者因体位窒息死亡。”

  体位性窒息,指的是身体长时间限制在某种异常的体位,导致呼吸运动和静脉回流受阻,从而引起的窒息死亡。

  有些丧心病狂的强奸犯在作案过程中,他可不会去管受害者舒不舒服,只管自己舒服就行了。

  所以,受害者长时间保持异常体位,可能会出现窒息的情况。

  方书瑜开口:“我师父起初也以为是体位窒息,但后来经过了长时间仔细检查后,最终发现了受害者脖颈分离处,有微不可查的静脉喷血点。”

  “这说明,受害者是在活着的时候,被凶手分尸。”

  陈益点了点头:“以为受害者死了,但其实没死,分尸的时候发现却没有停手,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了。”

  方书瑜:“对。”

  “师父根据尸检结果给侦查人员提供了宝贵的意见,包括受害者可能的职业,死亡前吃过什么东西。”

  “由此,侦查人员迅速锁定了抛尸点几公里外的一家海鲜餐馆。”

  “凶手,就是海鲜餐馆的老板。”

  陈益合上手稿,赞叹道:“完美的刑侦过程,无懈可击。”

  此案受害者在案发当天上晚班,下班后去了那家海鲜馆。

  海鲜馆的老板,就是受害者的朋友以及追求者。

  那天晚上,对于受害者到来老板还是非常惊喜的,本来要关门的他,做了不少好吃的饭菜,并借机再次表白。

  可惜的是,依然遭到了拒绝。

  受害者长期不明的感情态度激怒凶手,两人当晚发生争吵。

  有些人的作案动机,其实就这么简单,此案属于激情作案。

  通过尸体细节判断职业,通过胃溶物判断进食的食物,迅速锁定了该海鲜馆,最终还确定了凶手故意杀人的嫌疑。

  法医的重要作用,在此案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份手稿,包含了前主任法医工作一生的宝贵经验,还有某些比较特殊和经典的案例,弥足珍贵。

  怪不得方书瑜会在闲暇的时候,看着这么认真。

  完全吸收消化后,她的专业技术绝对能上升一个档次。

  只不过这个时间,就要看方书瑜的悟性了,陈益对她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听到陈益的夸赞,方书瑜笑道:“是吧,我师父很厉害的。”

  陈益抬手敲了敲她的额头:“你也很厉害,我相信未来你能成为一名比他还优秀的法医。”

  方书瑜嗔怒,轻轻打掉陈益的手。

  “这是一定的!总不能……拖你后腿吧?”

  她越来越觉得陈益查案能力之强,绝对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作为阳城市局法医,也作为陈益的女朋友,她需要自己变的更优秀。

  起码能跟上陈益的脚步,不再出现像白国祥一案中,自己拿着解剖刀迟迟无法下手的局面。

  技术上,心理素质上,她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不像陈益,似乎刚刚入职就是顶峰,仿若一个老刑警返老还童。

  “拖什么后腿,想什么呢,永远不会的。”陈益笑着开口,“对了,还要去见张局,你先忙吧,晚上下班之后再聊。”

  方书瑜乖巧嗯了一声。

  离开法医室的陈益来到张晋刚办公室,敲响了房门。

  没动静。

  继续敲。

  还是没动静。

  当敲了第三下后,屋内方才是响起了张晋刚不咸不淡的声音:“进。”

  陈益微愣,还以为没人,听对方的语气好像不太高兴啊?阳城最近有什么案子吗?

  心中想着,他推门走了进去,这才发现周业斌也在,两人好像已经等了半天了。

  “张局,周队。”陈益开口。

  张晋刚看着眼前的陈益,淡声道:“我说陈副队长,从江城和省厅回来不先跟我述职,反而去找女朋友是吧?”

  陈益:“呃……”

  张晋刚转头:“老周,我就说吧,办公室恋情要不得,影响工作和未来发展啊,是不是?”

  闻言,周业斌咳嗽了一声,无法发表意见。

  这也要看和谁谈恋爱啊。

  和方书瑜谈影响未来发展?我觉得您的这句话多少有点扯淡了。

  “张局,错了。”陈益不吃眼前亏,赶紧认错。

  张晋刚笑了笑,招手道:“和你开个玩笑,坐吧。”

  “谢张局。”

  陈益迈步坐在了周业斌身旁。

  “案子破了,方厅那边怎么说的?”张晋刚询问。

  陈益实话实说:“就是……批评外加肯定,然后嘉奖需要等一段你时间,估摸着一两个月吧。”

  张晋刚抓住了其中两个字:“批评?”

  “此案在侦破过程中,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提及此事,陈益迟疑了一下,道:“抓捕时我选择的诱捕,凶手的凶器是注射器内的氰化钾,方厅认为其中有一定危险性,所以批评了一番。”

  听得此话,两人脸色凝重了一些。

  “陈益,有点乱来了啊。”周业斌皱眉。

  氰化钾在杀伤力上,其实和枪支差不多,都是有可能造成一击毙命的。

  要是陈益和凶手搏斗倒也没什么,但近距离接触如此危险的东西,只要在乎陈益安危的人都会担心。

  张晋刚沉默少许,说道:“陈益,这种情况以后能避免的还是要避免。”

  陈益点头:“是,张局。”

  “这件事不要告诉方法医,方厅肯定不会说。”

  张晋刚嗯了一声:“我知道。”

  “陈益啊,案子破了,这次咱们阳城市局算是在全东洲露脸了,到底是省城市局,就应该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你做的很好。”

  “一开始我就觉得,这案子还得你来。”

  “是吧,我是这么说的吧?”

  此话让陈益微愣,继而狐疑:“张局你……”

  周业斌连忙碰了碰他,示意对方不要拆穿,张局的脸皮一向很厚,刀都砍不穿。

  现状,陈益忍笑改口:“是,张局,您当时就是这么说的。”

  “能侦破这起时间跨度久远的案件,还要多谢张局的信任和支持。”

  闻言,张晋刚满意的点点头:“当然了,主要还是你个人能力的体现。”

  陈益想翻白眼,但没敢。

  张晋刚继续开口:“方厅应该说过让你休息几天,那我就给你批个假,周四再回来上班吧。”

  “前提是,这几天不能有案子。”

  “如果老周这边忙不过来了,你随时回来。”

  陈益:“是!张局!”

  ……

  当晚,陈益和方书瑜去了一家牛肉火锅店吃饭,卸下了查案的重担后,陈益这顿饭吃的很轻松。

  虽然张晋刚给他放假了,但毕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假期,所以他没敢喝酒。

  他有烟瘾但没有酒瘾,喝也行不喝也行。

  吃饭的时候,方书瑜按捺不住好奇问起了江城的案子。

  陈益倒也没有隐瞒,大概和对方说了说,诱捕行动细节没有提。

  他们所在的位置周围没人,倒也不怕被人偷听。

  得知一切缘由后,方书瑜惊奇:“没想到真的是因为盗墓贼的内讧啊,这剧情有点熟悉,很多武侠片都是这样,换汤不换药,现实中竟然发生了。”

  之前陈益在江城跟他打电话的时候聊过这个问题,当时对方推测是复仇,现在结果已经印证了。

  陈益点头:“确实比较稀奇,这样的案子,多少年都遇不到一个。”

  “要是凶手没有去选择去杀最后一个人,想要找到他还是要费一番功夫的。”

  方书瑜道:“已经杀了六个人,其中还包括一个事外者,真的不在乎多一个了。”

  “凶手当时的心理应该已经变得极度冷血。”

  陈益:“没错,复仇已经成为他生命的全部,曹茂军的欺骗行为是最后的导火索。”

  “孤独很可怕啊,这是他心理扭曲的诱因之一。”

  闲聊了两句案子后,方书瑜提起了对方难得的假期。

  “我是不能陪你了,准备干点什么?”

  陈益吃饱了,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说道:“还不知道,在家里休息休息吧,查江城这个案子确实有点疲惫。”

  “顺便,去看看姜凡磊他们最近在忙什么呢,交流交流感情。”

  “到时候你下班后随时给我打电话,反正我又不会离开阳城。”

  方书瑜点头:“嗯,行。”

  晚饭结束后,两人各自回了家。

  沈瑛对儿子的归来很是惊喜,毕竟四十天没见了。

  “你可算回来了,什么案子啊这么长时间。”

  沈瑛亲自给陈益冲了一杯饮品,补脑强身。

  在母亲眼中,儿子永远是孩子,不会因为成年而改变。

  陈益笑道:“小案子,还在那边学习交流了几天,认识了一些新朋友。”

  沈瑛:“认识新朋友好啊,你这年纪就应该多交际。”

  另一边,坐在客厅的陈志耀加了一句:“这个年纪也该搬出去住了,不是给你买房子了吗?不满意咱再换一个,你自己挑。”

  沈瑛转头,不满道:“你说什么呢?赶儿子走啊?”

  陈益也始料未及,这是要搞哪出。

  陈志耀略微沉默,委婉道:“到时候你和书瑜也有地方去了。”

  “一起回家吃饭她不好意思,不能总在外面吃啊,你们自己在家里吃多温馨,还能增进感情。”

  陈益瞪大眼睛。

  老陈,你心眼子挺多啊!

  沈瑛这才反应过来,开始认真考虑这件事。

  见状,陈益连忙道:“妈,我爸绝对有问题,一般人想不出这种主意啊。”

  “他年轻的时候是不是用过?你快去问问。”

  陈志耀脸色微变,吓得手都哆嗦了一下,怒道:“臭小子你……”

  不等他说完,陈益已经溜了。

  面对的,是沈瑛狐疑的目光。

  “我觉得儿子说的有道理啊。”一边说着,沈瑛走了过来,极具压迫力。

  陈志耀嘴角微抽,连忙道:“阿瑛,冷静,这兔崽子一肚子坏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