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共处一室,集体一等功_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热心小说网 > 神探:睁开双眼,我被铐在审讯室 > 第162章 共处一室,集体一等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2章 共处一室,集体一等功

  第162章共处一室,集体一等功

  陈益这一觉睡的极为舒坦,当他睁开双眼拿起手机的时候,上面已经显示十点了。

  其中,还有方书瑜发来的微信,不外乎就是“起了吗?”、“懒虫”之类的话。

  之所以没打电话,应该是怕把自己吵醒。

  出差四十多天查了个大案子,是该好好休息睡个好觉。

  长长伸了一个懒腰后,陈益起床出了卧室。

  张姨正在打扫卫生。

  “你醒了陈益,吃点什么?”张姨笑着开口。

  陈益打了个哈欠:“穆兹利吧,来点水果沙拉,再冲一杯咖啡。”

  张姨:“好。”

  洗漱完毕,陈益边吃早餐边看手机。

  “昨天晚上陈董和沈董聊到了很晚,陈董……挺惨的。”张姨说道。

  闻言,陈益乐了:“活该啊,谁让他闲着没事瞎操心。”

  张姨无奈。

  你这孩子……瞎胡闹啊。

  年纪大了比较保守,她觉得陈益的行为和“熊孩子”没什么区别。

  在给姜凡磊发了条信息后,对方很快打来了视频。

  陈益接通,将手机放在了手机架上。

  “忙什么呢小磊子……”

  “哎吆我去,怎么还带上安全帽了,你……湖心岛开始开发了?”

  陈益有些惊讶,离开了四十天这小子动作挺快啊。

  从视频画面看,姜凡磊带着一个酒红色安全帽,身后有挖掘机正在施工,也能看到不少工人。

  安全帽的颜色是有严格区别的,一般酒红色安全帽,就是那些不常驻施工现场的视察人员佩戴。

  姜凡磊呲着大牙,雄姿英发道:“怎么样,不错吧?”

  “年前准备把这里铲平了,明年开始盖,后年让伱入住。”

  陈益吃着早餐说道:“你后年能盖起来,我把头给你。”

  后年?

  开玩笑么这不是。

  姜凡磊也知道不可能,纯属吹牛逼,当即笑道:“大后年,大后年吧。”

  陈益:“大后年……勉强能搭起来。”

  姜凡磊:“话说你这一个多月干吗去了,微信也不回,电话都不带接的。”

  陈益:“没接电话吗?可能我没在意吧。”

  姜凡磊:“未接来电四个大字看不到?瞎啊?”

  陈益:“这不是出差了么,比较忙。”

  姜凡磊诧异:“干你这行还得出差呢?”

  陈益:“你觉得呢?”

  “行了不说了,领导给我放了两天假,找地方玩玩啊。”

  姜凡磊:“行啊,一会我联系联系许灿,看他有没有空。”

  陈益:“许灿最近忙什么呢。”

  姜凡磊:“捣鼓酒行连锁呢。”

  陈益:“哦,靠谱吗?你不去加盟一个?”

  姜凡磊咧嘴:“拉倒吧,我倒是想加盟,谁给我钱啊,你给我钱啊?”

  “我所有的钱,都投在这上面了。”

  说话的同时,他用大拇指示意身后的湖心岛。

  陈益:“意思就是赔了的话,就变成穷光蛋是吧?”

  姜凡磊:“乌鸦嘴!滚犊子!”

  陈益笑了:“我先吃饭,一会给我电话。”

  姜凡磊:“行,我在这边看看就走。”

  陈益:“嗯,挂了。”

  吃完早饭后,陈益本想就近出门买件入冬的衣服,不过方书瑜却在此时发来了一张照片,问他喜欢不。

  陈益看了看,那是羽绒服的照片,挺时髦的。

  回了一句喜欢,陈益放弃了出门的打算。

  既然有人买,那还费什么劲。

  无聊看了一会电视后,姜凡磊打来电话,说已经约好了许灿,好长时间没打高尔夫球了,去老地方溜达一圈。

  陈益倒是无所谓,去哪都行,休闲为主,好好放松放松脑子。

  随后,三人聚齐见面,赶往阳城最高档的高尔夫球馆。

  这家高尔夫球馆不仅仅只有高尔夫球场地,兼顾着酒店,餐饮,娱乐,酒吧等一体,是一个高消费的好地方。

  姜凡磊最近很穷,肯定是不可能请客了,买单也只能陈益和许灿来。

  “听凡磊说你升副支队长了,恭喜啊陈益。”

  这件事前段时间他刚知道,反应和当时的姜凡磊一样,吃惊的很。

  要用两个字形容的话,那就是离谱。

  非常离谱。

  真不知陈益得立多大的功劳,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一个警员升到副支队长,连级跳。

  这里边,怕不是还有点背景因素。

  陈家有这方面关系吗?没听说啊。

  “行了许大老板,和你相比我差得远了,您可是我们的纳税人,辛苦了。”陈益笑着开口。

  闻言,许灿腰板挺直:“怎么感觉形象瞬间高大起来了呢。”

  “小陈啊,你可得保护好我们,不然工资都发不下来。”

  几人笑谈,在中午赶到了目的地。

  第一件事当然是吃饭,三人选择吃西餐,为了将就陈益,都没有喝酒。

  “凡磊的项目怎么样了?”吃饭的时候许灿询问。

  姜凡磊回答:“正在进行中,拆完了就盖。”

  许灿:“这么好的项目你也不通知我,还能入股吗?”

  姜凡磊:“滚,卖你的白酒去!”

  铁哥们的关系也有远近,姜凡磊显然和陈益更亲。

  合伙做生意这种事需要慎重,一定要非常信得过的人才行,不然未来一旦发生利益纠纷,朋友也就做不成了。

  就算没有纠纷,中间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容易让彼此产生隔阂。

  陈益倒没什么,关系最铁,而且家大业大的,不在乎那仨瓜俩枣,但许灿可说不准。

  所以,还是要珍惜眼下的友谊啊。

  许灿笑了笑,并不在意,他也就随口一说。

  餐厅非常空旷,零零散散能看到几个人,今天毕竟是工作日,而且有钱人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至少愿意消费几万乃至十几二十万来这里玩的,不多。

  “帅哥,能加个联系方式吗?”

  期间,有打扮不错的女孩佯装路过,询问姜凡磊的手机号。

  “鱼塘满了。”

  姜凡磊熟练的很,这种情况见的多。

  女孩尴尬,快步离去。

  不多时,又有新人来到餐馆,这次的目标是陈益。

  “有女朋友了。”陈益歉意一笑。

  女孩放弃。

  阳城这个地方,想要挤进上流社会的人很多,方式五花八门。

  靠努力不行的话,有些女孩会选择靠颜值。

  一旦成功,很有可能就此财务自由,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这家高尔夫球馆,向来不缺少这样的角色。

  许灿:“你看,陈益就客气不少,凡磊你这什么人啊,人家好歹是为了钱努力奋斗的有志女孩,要尊重。”

  姜凡磊翻了翻白眼:“没人理你,心里不平衡是吧?”

  许灿:“呃……”

  这个细节他忽略了,确实没人找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忍不住拿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我长得很挫吗?”

  姜凡磊:“不是很挫,是一看就是个穷鬼。”

  “我说许灿,平时少喝点酒吧,再过几年你就成老头子了。”

  许灿耸肩:“卖酒的不喝酒,怎么卖?”

  姜凡磊:“你这话说的,有因果关系吗?”

  在两人扯皮的时候,陈益给方书瑜发去消息,询问对方下班后想不想来玩。

  方书瑜回:行,给我地址。

  陈益将地址发了过去,然后继续看着姜凡磊和许灿扯皮。

  午饭过后,三人在高尔夫球馆痛快的玩了一下午,在晚上六点半的时候,陈益接到了下班赶来的方书瑜。

  她应该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没有拘谨,只有好奇。

  家里虽然没有陈益他们有钱,但上流社会,可不仅仅包含有钱人。

  严格来说,有钱人都要依附他们而存在。

  这个世界上钱很重要,但却不是万能的。

  “方法医,你好。”

  晚饭四人选择了中餐,说话的是许灿。

  “你好。”

  方书瑜微笑回应,国色倾城,让许灿有了片刻的失神。

  “嗷!你掐我干吗!”许灿瞪向身边的姜凡磊。

  姜凡磊吐槽:“你瞅啥呢?兄弟的女朋友你瞅啥呢?”

  许灿脸色一黑:“跟人说话总要看着对方吧,不然我看啥,看你啊!”

  “而且方法医长这么漂亮,我多瞅两眼是人之常情!你走在大街上看到美女不瞅两眼啊?”

  方书瑜哑然失笑:“谢谢。”

  就当是……夸赞吧,但感觉怪怪的。

  陈益:“不用理他们,一个比一个病的严重,来,吃点青菜降降火,一会带你去打两杆,以前打过吗?”

  方书瑜尴尬:“这个……还真没有。”

  陈益笑道:“没事,上手很快的,对舒缓情绪很有帮助。”

  “你就当……用力把烦恼,打了出去。”

  方书瑜想了想,觉得挺有意思,开始期待。

  吃完饭后,四人在馆内一直玩到了十点多,陈益觉得有点晚了,准备结束。

  “还回去吗?今晚住这呗。”

  许灿有些奇怪,以前来玩都是住这。

  陈益倒是无所谓,看向方书瑜:“你方便吗?不方便的话我送你回去吧。”

  方书瑜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有些紧张起来,内心挣扎片刻后,抱着回去被方松平质问的风险,平静道:“方便,没事,又不是小孩子了,都是成年人。”

  见状,许灿摆手:“那行,走吧,我去开三个房间。”

  陈益:“你和姜凡磊要同床共枕啊?”

  许灿诧异:“啥玩意?当然是我和这混蛋一人一间啊。”

  陈益:“……”

  方书瑜:“……”

  许灿顿时明白,迟疑道:“你们……住两间啊?”

  陈益脱口而出:“废话!是不是找事!”

  方书瑜低着头不说话。

  许灿挠了挠头,看向姜凡磊。

  兄弟之间的眼神交流,这次终于对到一块去了。

  “那个啥,晚上房间很紧张不一定还有那么多,而且……一晚上一万啊。”

  方书瑜被这个数字惊到了,连忙开口:“不用开了,我和陈益一间就行。”

  说完,她再次低头,努力坚持让自己的脸不是那么红。

  哎,激动了,淑女形象要没。

  陈益刚想说我来付,话堵在了嘴巴里。

  这种事情女的吃亏,方书瑜都发话了,他当然不会再说什么。

  许灿笑了笑,冲陈益眨眼,四人进了酒店,各自返回房间。

  方书瑜第一次和男人共处一室,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根本没心思去欣赏一万一晚的豪华装修。

  陈益心中明白,笑着走了过来。

  “没事,沙发很大,够我睡的,你要是不好意思的话,就别洗澡了,明天回家再说。”

  “要不……我现在送你回去?”

  闻言,方书瑜明显有些意外,沉默了一会后,上前抱住了陈益。

  “谢谢,你总是为我着想。”

  陈益抬手拍了拍她:“你是我女朋友,不为你着想为谁着想。”

  “好了不早了,快去洗漱吧。”

  方书瑜没有动,抓紧陈益的衣服,小声道:“我……我可以的。”

  陈益:“可以什么?”

  方书瑜蚊声:“我是说……床很大,你不用睡沙发。”

  不等陈益开口,她紧接着道:“你要睡沙发的话,我也不睡床了。”

  陈益无奈:“好吧,快去洗漱。”

  方书瑜:“嗯。”

  灯灭,两人躺在了床上,方书瑜轻轻握住陈益的手,道:“你说,拥有一个小家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

  陈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应该……挺好的吧。”

  老刘,你嘴巴开过光啊,昨天刚说完,流弊!

  “嗯……”方书瑜不再说话。

  夜很静,两人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早,当陈益醒来的时候,发现方书瑜靠在自己的肩上。

  对方醒的比自己还早,正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带着笑意。

  “醒这么早。”

  “走,去吃饭吧。”

  不知为什么,方书瑜心情似乎不错,从醒来那一刻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过,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吃了速效蜂蜜。

  用过早饭后,方书瑜自己开车走了,因为还要上班。

  几人目送车辆离去,许灿碰了碰陈益,说道:“昨晚哥们机不机智,你就说怎么报答我吧。”

  陈益转头,幽幽道:“我不打你就不错了。”

  许灿:“???”

  “凡磊,你看这是人说的话吗?”

  姜凡磊小声道:“可能不和谐吧,很正常,我早说让他多吃点六味地黄丸。”

  陈益额头上青筋暴起。

  “两位,大清早的去健身不?”

  许灿:“去哪?”

  陈益:“搏击健身俱乐部,现在非常火。”

  许灿没有意见:“行啊,你说呢凡磊?”

  姜凡磊嗅到了危险的味道:“我……我能不去吗?”

  陈益:“不能。”

  三个小时后,姜凡磊倒在俱乐部场地上,艰难抬手:“快……120……”

  另一边,许灿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

  时间流逝,一个月过去。

  帝城的嘉奖令下来了。

  113专案组侦破时间跨度十五年之久的连环杀人大案,一案六命,为打击重大违法犯罪做出了突出贡献,特记113专案组以及主要参案人员,集体一等功。

  另,外围协查走访全体警员,集体三等功。

  因为参案人员众多,所以主要以嘉奖鼓励为主。

  消息传开,全东洲警方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阳城和江城上。

  何时新和赵启明他们倒也罢了,有这个心理准备,倒是江城特警支队和各分局以及辖区派出所,顿时惊喜无比。

  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三等功从天上来啊。

  现在想要获得三等功还是有难度的,除非遇到重大案件,而且还要参与,最重要的是必须侦破,且不留任何尾巴。

  现在,他们只是收到江城市局的命令,配合走访调查而已,没想到竟然砸下来一个三等功。

  甚至于之前有些警员,根本不知道自己帮忙查的到底是什么案子,而且也并无收获。

  但是,三等功到手里了,简直和白捡的一样。

  不但有荣誉,而且还有奖金。

  帝城这次是出血了,金额总计要超过一百万。

  这是他们的内心的想法,不过在帝城审核高层看来,每一名外围走访人员,可以说都对此案的侦破付出了巨大贡献。

  虽然查到洪广彦相关人的是其中一波警员,但却不能因此否定其他人的成绩。

  没有其他人日日夜夜全面覆盖,此案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顺利告破。

  因此,功劳是属于所有人的。

  走访人员尚且如此,更不要说直接负责侦破此案的专案组了。

  尤其是专案组组长,陈益。

  虽然帝城没有单独授予个人一等功,但却顺带发来了嘉奖文件,肯定了陈益的能力,希望对方以后能再接再厉,为打击违法犯罪,为社会安定做出更大的贡献。

  宁城。

  副支队长办公室。

  何时新看着桌面上的一等功勋章和荣誉证书,久久无言。

  自他成为一名警察到现在,说实话,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得到这个荣誉。

  而且听说,这不是陈益第一个一等功了。

  能够想象几十年后,对方身上怕不是要挂满这玩意。

  他亲身经历了查案过程,能非常直观的了解陈益的能力到底有多强。

  刑侦支队,根本不可能是终点。

  值得佩服,也值得……追随啊。

  “阳城,其实也不错。”

  何时新低声自语。

  他是一个有傲气的人,却首次为自身被需要……感到了一丝骄傲。

  这是陈益对自己的肯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x96.com。热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x9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